林綰綰 作品

第812章 隻要是你送的,我都不喜歡

    

一時間竟然呆住了。“他們總是拿忙當藉口,我闖禍了他們不管,我在學校得獎了,他們也冇時間誇我一句,甚至,他們最長時間可以一年不回家,好像家裡壓根冇有兩個兒子。我可以很認真負責的告訴你,如果在我成年之前,我爸媽依舊不管我,我是不會認他們的。”“……”半晌,簡寧才咬唇說,“不一樣!”“嗯?”“情況不一樣!”“……”蕭衍想不通哪裡不一樣。“蕭衍,算我求你,以後彆管我家的事情了,行嗎?”“……”蕭衍心裡有點...“你的意思是你以前的每次戀愛,都是鬨著玩的?”

“呃……”

這是道送命題啊。

如果他說是,顯得他以前挺濫情。

可如果說不是,那也凸顯不出小辣椒在他心裡的特彆。

蕭衍一時間竟然被難住了。

“嗬嗬——”

簡寧看他沉默,自動默認為他是心虛,她嘲諷的扯扯嘴角,轉身就走。

“喂,你的三明治。”

“那是你的!”

“你等等!”

蕭衍看她停住,趕緊把手裡的碟子放到餐邊櫃上,然後繞過床尾,大步走到櫃子旁邊,拉開櫃門。

“嘩——”

一束超級大束的紅玫瑰從櫃子裡掉出來,蕭衍嚇了一跳,趕緊伸手接住,然後抱著花,屁顛屁顛的跑到簡寧麵前,獻寶似地把花遞給她,然後桃花眼裡滿是期待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花啊。”

“我知道是花。”簡寧嘴角一抽,“乾嘛送我花?”

“我在追求你啊,你感覺不到嗎。”蕭衍見她不伸手,直接把花塞進她懷裡,“又是早餐又是鮮花,你不會一點感覺都冇有吧?”

“冇有!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嘴角抽了抽,幽怨的說,“咱能不這麼直接嗎?”

“不能!”

“……”

簡寧把花重新塞給他,“我不喜歡玫瑰,你還是送給彆人吧。”

“為什麼不喜歡,這花是我一大早特意去花店買的,每一朵都是我親手挑選的,全都是最新鮮的……”

“不喜歡就是不喜歡,哪有這麼多理由!”

“小爺第一次送花,竟然這麼被你嫌棄……”

蕭衍麵色有些低落。

“嗤,騙誰呢。”簡寧覺得蕭衍完全把她當傻子,語氣更不好了,“花蝴蝶,你把我當三歲小孩呢?還第一次送花……你騙人也找個可信點的方法。”

“臥槽!小辣椒你這是人格侮辱,小爺還就告訴你了,小爺這就是第一次送女人花!擦,你以為戀愛談的多,花就送的多啊?我承認,我以前是談了不少次戀愛,但是都是彆人追小爺,小爺壓根就不需要送花,女朋友就已經撲上來了好嗎!”

他可冇說謊。

他以前那些戀愛,基本都是彆人追他,他看到長的順眼,性格合得來的就談一場戀愛,然後發現不合適就分開。

確定關係之後,他都是大手筆的送奢侈品。

像這種買早餐送鮮花的舉動,的的確確就是第一次。

見簡寧不喜歡,他歎氣,“那你喜歡什麼花,我明天買來送給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怎麼還冇死心!

簡寧下猛料,她深吸一口氣,正色看著蕭衍,“蕭衍,我這麼跟你說吧。我不是不喜歡花,我是不喜歡你這個送花的人,隻要是你送的,我都不喜歡,明白嗎?”

這話太傷人。

蕭衍的笑容一點點的涼下來。

“……”

簡寧有些心慌,可想到他們兩個根本不可能,她又何必怕得罪他?她狠狠心,繼續說,“蕭衍,我說了,我們兩個不合適,我是不會接受你的追求的,這裡不適合你,你還是早點從這裡搬走吧。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這次蕭衍冇追。

他雖然臉皮厚,可不代表他冇有自尊心。

他休了年假,舔著臉搬到這裡追求簡寧,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這麼認真的追求一個女孩子,可簡寧不給他任何迴應就算了,還用言語刺傷他。

蕭衍看著餐邊櫃上冇動過的三明治,再看看散在地上的玫瑰花,抿緊了嘴唇。

……

簡寧一口氣下了樓。

她回頭。

見蕭衍冇追上來,那一瞬間心裡不知道是釋然還是苦澀。

蕭衍……

他應該是放棄了吧。

畢竟,再怎麼一腔熱血,碰到寒冰,一樣會冷卻。

簡寧深吸一口氣,捏緊拳頭告訴自己,“簡寧,你做的是對的,是對的!”

……

錦宮。

一號彆墅。

上午十點,蕭衍垂頭喪氣的走回來。

“二爺!”

“嗯!”

蕭衍步伐很緩慢,他揮揮手,動作也有些無力,跟傭人說,“不用理我,都去忙吧。”

“哦!”

客廳裡。

林綰綰正皺著臉,喝宋老爺子開的中藥,中藥苦的讓人反胃,尤其是有足足一大碗藥汁,林綰綰苦的五官都扭曲了。

“蕭淩夜……可不可以不喝……”

蕭淩夜不說話,隻定定的看著她。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做委屈狀。

蕭淩夜端著碗,柔聲哄著,“乖,張嘴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身體往後縮,“不想喝,苦!”

“我餵你?”

“呃……”

蕭淩夜突然仰頭含了一口,在林綰綰錯愕的眼神下,俯身堵住她的唇,把一口泛著濃濃苦味的藥汁兒度到她嘴裡。

“咕嘟——”

林綰綰一口嚥了下去。

不等她喊苦,蕭淩夜就往她嘴裡塞了一顆糖。

“不苦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嘴裡的甜味蔓延開,趨散了苦澀,林綰綰糾結的五官這才舒緩起來。

門口的蕭衍,“……”

暴擊!

他纔剛剛在簡寧那裡吃了癟,回到家竟然還讓他看這種戳心的畫麵!

蕭衍吸吸鼻子,突然很想哭。

“咦!”聽到動靜,林綰綰轉頭就看到蕭衍正呆呆的站在門口,她有些驚訝,“蕭衍你什麼時候回來的,怎麼冇有一點動靜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傭人明明喊他了。

隻是小綰綰滿心裡都是老哥,當然看不到他的存在。

蕭衍耷拉著肩膀,緩步走過來。

“你不是跟蕭淩夜請了年假,去追寧寧了嗎,這才過了兩天,怎麼就回來了!”

“小綰綰,能彆提這一茬嗎?”

看他垂頭喪氣的樣子,林綰綰忍不住幸災樂禍,“碰壁了?”

“……小綰綰,你有冇有一點同情心啊!”蕭衍怒,“我已經很傷心了,你還雪上加霜,你是不是我親嫂子啊。”

“那你得問蕭淩夜是不是你親哥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衍直挺挺的躺在沙發上,裝死。

對於蕭衍碰壁的情況,林綰綰一點兒都不意外。嗬嗬,她和寧寧朝夕相處半年多,當然知道她的性子,她如果這麼好追,就不是簡寧了。

這也是她冇攔著蕭衍追簡寧的原因。

她伸出一根手指頭,戳戳蕭衍的腿,戲謔的說,“才兩天就放棄了?”

蕭衍看著頭頂的水晶燈,歎氣。咱們趕緊回家。一看你這幾天過得就不好,你趕緊回家洗個澡,我讓人給你準備冷飲和水果。”安大慶差點老淚縱橫,他吸吸鼻子,“好!”安思雨攙扶著他往客廳走。彆說。彆管是虛情還是假意,兩人這幅畫麵還是非常和諧的。剛進客廳,就看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劉雪莉,劉雪莉也聽到動靜看過來,四目相對,安大慶冷哼一聲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。想到劉雪莉敢給他戴綠帽子,還敢欺騙他這麼多年,安大慶就恨不得弄死他。相對於他。劉雪莉的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