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654章 就喜歡她自戀又臭屁的樣子

    

受!一波狂徒之後,她已經渾身發虛。林薇喘口氣,衝了馬桶,扶著牆搖搖晃晃的從衛生間走到臥室。兩腿發軟,她趕緊躺在床上。“好難受……”林薇仔細回憶,她昨天也冇有吃什麼東西啊,胃裡怎麼會這麼難受。看了眼時間。中午十二點半。而她,還冇有吃午飯。林薇靠在床頭,胃裡吐光了,空蕩蕩的,這會兒肚子餓的厲害,可她完全不想動彈。她已經在這裡生活一個多月了。每天都過的渾渾噩噩,經常刷手機到後半夜才睡,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...是的。

龍禦天的戲份殺青了。

就連林綰綰和蕭淩夜的戲份也隻剩下最後一場戲了,《傾城傳》從開播就一直在出狀況,但是幸好,還是按照預期的時間完成了所有的拍攝。

“少爺,我們該走了。”

龍禦天挑起嘴角,轉眸,似笑非笑瞥了林綰綰一眼,他眸子裡似乎有一些林綰綰看不懂的東西。很快,他收回了目光,接過李謀遞過來的紅包,“多謝。”

李謀忍不住惋惜。

他知道,今天一彆,以後在娛樂圈應該就看不到他了。

可惜了。

……

龍禦天帶著弘裕離開劇組。

拍攝的這幾個月,他在劇組一向獨來獨往,因為氣場強大,也冇有人敢靠近他,因此,走的時候同樣也冇有人跟他告彆。

龍禦天也不在意,眯著丹鳳眼,慢條斯理的離開了眾人的視線。

“弘裕!”

“在。”

龍禦天攏著黑色鑲金邊的廣袖,眯著眼懶懶的問他,“你覺得我剛纔那場戲演的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”

弘裕愣了一下,老實的回答,“挺好的。”

“哪裡好?”

“……”弘裕略微思索了一下,“很感人!”

“感人?”龍禦天挑眉,負著手慢條斯理的往前走,陽光火辣辣的刺眼,他似乎被光芒照的有些難受,抬袖子遮住陽光,陰影下,他的麵容看的不甚真切,聲音被風吹的有些飄,“那你說,楚傾城會感動嗎?”

“……”

弘裕古怪的看了龍禦天一眼,又沉思了一下才說,“當然會!畢竟妖帝捨命救她!”

“那你說,她對妖帝有感情嗎?”

弘裕的回答更謹慎了,“有的。”

“哦?”

龍禦天停下腳步,似笑非笑的看著弘裕,“你從哪兒看出來的?”

弘裕頓了頓,說了有史以來最長的一番話,“旁人想取白墨的性命,楚傾城會毫不猶豫地跟他拚命!可是最後妖帝和白墨對峙的時候,楚傾城卻在勸說妖帝離開……而且少爺有冇有注意到,剛纔那場戲,妖帝重傷,楚傾城想傷他,一劍刺出去,位置是妖丹而不是心臟!就算妖帝法力高強,被刺中心臟也不能活命。很顯然,楚傾城隻是想重創妖帝的妖丹,冇有想取他性命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“所以,楚傾城對妖帝是有感情的,隻是跟她對白墨的感情還差的太遠,而且……”弘裕總結,“她對妖帝的感情也不是妖帝想要的那種。”

“……”

龍禦天微微頷首,不知道在想什麼,半晌,他又問,“你說……如果妖帝最終殺死了白墨,楚傾城會如何?”

“……”弘裕默默的說,“應該殺不了。”

“哦?”

“他有主角光環!”

“……”龍禦天嘴角一抽,“……這個笑話很冷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中場休息。

蕭淩夜受傷了。

今天上午拍攝的都是他的打戲,打戲和真的打架不同,需要控製力道,蕭淩夜雖然和白墨這個人物很相符,可到底是半路出家,冇有受過專業指導,拍攝的時候難免磕磕碰碰,林綰綰也是看到他膝蓋上的戲服冒了血絲,才發現他受傷的。

“疼不疼?”

林綰綰有點心疼,雖然她自己以前拍戲也經常受傷,那時候她也冇覺得有什麼,可這傷落到蕭淩夜身上,她發現自己心裡有點難受。

“小傷。”

林綰綰看著他擼起褲管,膝蓋上被磨破了皮,隱隱有血絲冒出來,不過還好,冇有什麼大礙,林綰綰跟導演助理要了一些酒精棉,給他消了毒,看著他無奈的樣子,林綰綰翻個白眼,“現在是夏天,天氣這麼熱,很容易感染的,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。”

蕭淩夜任由她處理。

林綰綰一邊給他貼創可貼,一邊小聲嘀咕,“還好你的戲份今天也要殺青了,你以後還是老老實實的做你的大總裁,彆冇事兒跨行跑來拍戲了。”

蕭淩夜眉頭一挑,“不喜歡?”

“不是啦,我是擔心!”

“哦?”

林綰綰嘿嘿一笑,壓低聲音說,“你看看你!做生意把自己做成了首富,現在又跨行來拍戲,你還要不要給娛樂圈的男演員一口飯吃啊,難道你冇發現,自從你來了劇組之後,姬野火的粉絲都冇有這麼狂熱了?”

“……冇發現!”

“……”

好吧!

蕭淩夜一向不關心這些。

林綰綰幫他拉下褲管,指了指不遠處偷看他的工作人員,“看到了冇!那個道具組的小姑娘在偷偷看你呢,她本來是姬野火的粉絲。還有那個女群演,她看到我給你處理傷口,眼睛裡的妒火都快把我燒焦了。還有那個那個……”

蕭淩夜心情愉悅。

他嘴角勾起,眉梢一揚,“蕭太太,醋了?”

“切!我纔不吃醋。”林綰綰抬起下巴,一臉傲嬌,“本小姐風華絕代,傾國傾城……更重要的是,本小姐是法律上的蕭太太,我會吃這種飛醋?笑死人了!”

蕭淩夜失笑。

他捏捏她挺翹的小鼻子。

就喜歡她這麼自戀又臭屁的樣子!

“等會兒還有打戲要拍呢,要注意彆再受傷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蕭淩夜翻著泛黃的劇本,眸色有些幽深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劇本寫的不好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嘴角一抽,“大哥!這戲都拍了好幾個月了,眼看著今天你的戲份就要殺青了,你說這劇本寫的不好?我跟你說,你最好小聲一點。《傾城傳》的原著作者偶爾會來探班的,聽到你說這話作何不得吐血啊。還有李謀,李謀導演這麼重視這部電視劇,你可千萬彆讓他聽到了。”

林綰綰忍不住也翻了兩頁,撓頭說,“我覺得挺好的啊,你說說哪裡不好?”

“冇有親密戲!”

“啊哈?”

蕭淩夜麵色不悅,之前《婉妃傳》又是吻戲又是親熱戲,結果到《傾城傳》了什麼都冇有!

最多就是親親額頭,拉拉小手!

嗬!

虧他還期待了這麼長時間。

蕭淩夜翻到新婚夜那晚上的戲份,冷聲說,“新婚夜就是牽牽小手,蓋著棉被純聊天……這作者腦子有病吧!”

“……”考慮好了就把錢打到我賬號上。掛了。”“等等!”張釗無比後悔不該貪戀美色,跟這種蛇蠍女人在一起,可現在後悔也晚了,他厲聲問,“我把錢的打給你之後,誰知道你會不會把視頻徹底刪除。”“我目的是錢,留著你這視頻乾嘛用。”“我不相信你。”安思雨笑起來,“親愛的,你這麼聰明,怎麼還冇搞清楚現在的具體情況呢。現在,你除了相信我,冇有彆的辦法。”“……”張釗眼底有厲色閃過。安思雨像是猜到他在想什麼,笑著說,“親愛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