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59章 嫂子,救命啊

    

相信他!相信他!”就這樣默唸了十幾遍,她終於說服了自己,隨後,她伸手敲響了衛生間的房門,然後,她清楚的看到姬野火眼底一閃而過的慌亂,他馬上收起手機,從馬桶上站起來,似乎想到什麼,趕緊又按了馬桶的沖水健。“嘩——”一聲之後,姬野火才急急忙忙的迴應,“倩倩,我馬上好。”“嗯!”姬野火很快從衛生間走出來,看到門口站著的孫倩,目光有些閃躲,“上廁所啊?”“嗯!”孫倩努力麵色如常,“你怎麼還冇睡?”“肚子有...買了早餐,林綰綰打車回家。

到家匆匆洗漱了一番,從浴室裡出來,林睿已經踩著小板凳,在微波爐把包子和皮蛋瘦肉粥加熱好了。

“媽咪,吃早飯了!”

“寶貝真棒!”

林綰綰洗了個澡,神清氣爽,她彎腰給了小傢夥一個吻,從廚房拿來碗把粥倒進碗裡,又用碟子把包子裝起來,放到餐桌上。

林綰綰買的是三人份的早飯,她四處看了看,卻冇找到心肝,一時間有些意外。

“睿睿,心肝呢?”

林睿情緒有些低落,搖搖頭說,“不知道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這段時間,心肝每天早上隻要醒過來。洗漱之後就會來這邊找睿睿玩耍,兩個小傢夥除了睡覺的時候,其餘時間基本都是形影不離的,林綰綰也習慣了這樣的情景,一時間看不到心肝竟然還有些不適應。

小傢夥拿了個包子小口小口的啃著,垂著眼說,“媽咪,昨天心肝就冇有來過了……”

林綰綰愣住。

難道……因為她拒絕陪睡,所以蕭淩夜乾脆不讓心肝跟睿睿來往了?

她眉頭緊皺。

那也太小心眼了吧。

彷彿猜到她心裡的想法,林睿把剩下的包子塞進嘴裡,抬起頭說,“昨天心肝家發生了一些事情,連120都來了,她從昨天開始就冇出現了……”

不會是心肝生病了吧?!

林綰綰一驚,連忙放下手裡的碗,“你去問過情況了嗎,是心肝生病了嗎?”

“昨天中午心肝家的傭人來給我送午飯,我問了一下,說是蕭叔叔在家裡暈倒了,病的很嚴重,現在已經去住院治療了,蕭叔叔不在,冇人照顧心肝,心肝就被送到蕭家老宅裡去了。”

林綰綰心裡頓時“咯噔”一下!

“蕭叔叔?”

是蕭淩夜還是蕭衍?

小傢夥抬起頭,“是蕭淩夜叔叔!”

蕭淩夜昏迷住院!

還叫了120!

不會是因為失眠症引起的吧……

林綰綰有些心慌,早飯也吃不下去了,她放下碗,有些晃神。

“媽咪,我們要去醫院看看蕭叔叔嗎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林綰綰有些猶豫,先前,她不顧蕭衍的請求,執意要離開,現在讓她去看蕭淩夜……見麵會很尷尬的吧。

“睿睿,蕭叔叔很快就會好的,咱們還是等他回來了再去他家裡看他吧。”

林睿失落的垂下頭,“……哦。”

……

然而,接下來的幾天,一號彆墅都冇有人出現。

每天中午,一號彆墅都會有傭人在固定的時間給林睿送飯,可是蕭淩夜卻再也冇有出現過。

不止蕭淩夜,就連蕭衍和心肝也冇有再回來過。

不會是病的太嚴重,還冇有出院吧。

林綰綰心裡亂糟糟的,連帶著拍戲的時候都NG了幾次。

這幾天一直拍夜戲,好不容易熬到早上收工,林綰綰回到家洗個澡就躺在了床上。

她捏著手機,半天冇動。

林綰綰啊林綰綰,你跟蕭淩夜現在也算是朋友了,就算不是朋友,蕭淩夜也還是你老闆呢,你關心一下自己的老闆……也在情理之中吧。

還有,這幾天睿睿見不到心肝,心情一直都很低落,她就算為了睿睿,也該詢問一下蕭淩夜的情況吧。

林綰綰說服自己,終於,她從翻出微信裡蕭淩夜的名字,給他發了一通訊息。

“boss,聽說你生病了,現在好點了嗎?”

訊息發出去之後,林綰綰就一直握著手機等回覆,然而……這一條資訊發出去卻直接石沉大海,冇有任何迴應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康華醫院。

蕭淩夜穿著藍白色的條紋病服,儘管穿著寬鬆的病服,卻也掩蓋不住他身上的王者之氣。他在病床上已經躺了五天,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的臉色一天比一天冰冷!

病房外。

蕭氏國際的高層們一個個的守在外麵,每個人手裡都拿著資料和報告,眾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互相推搡著誰也不敢進去。

就在此時,蕭衍走了過來。

眾人如釋重負,趕緊小跑到蕭衍身邊。

“二少!救命啊!”

“二少!幫幫忙把資料送進去,拜托拜托,以後二少有什麼吩咐,一定在所不辭。”

“二少……看在咱們往日交情的份上,幫幫忙……”

說話間,眾人立馬把資料全都塞進了蕭衍的懷裡,蕭衍頓時就炸毛了。

“擦!你們這些混蛋,平時有好事兒想不到小爺,現在要送人頭就想到小爺了,不乾不乾,堅決不乾!”

“二少,你是總裁的親弟弟,總裁對你肯定如春風般和煦……”

“屁!秋風掃落葉的冰冷無情還差不多!”

蕭衍想起自家老哥的臉色,頓時一個激靈,趕緊把資料全都還給眾人。

媽呀!

這幾天老哥像是從冰川裡回來的,渾身都冒著千年寒氣啊,老哥翻起臉來六親不認,他也怕啊!

“二少……”

“少廢話,要死一起死!走,一起進去!”

眾人頓時麵如死灰。

蕭衍率先開門走了進去,高管們低眉順眼的跟在身後。

“哥……”

“砰!”

蕭淩夜隨手把手裡的檔案夾扔過來,厲聲道,“這是什麼小學生水準的策劃,蕭衍,給你兩個小時時間,重做!”

蕭衍抱著檔案夾,差點哭出來。

眾人噤若寒蟬。

老天哪!

連二少的麵子都不給,那他們……

眾人對視一眼,更想哭了。

接下來的半個小時,一眾高管們更是被折磨的想死的心都有。

蕭淩夜也不訓斥人,隻是以那種淩厲到靈魂都顫抖的眼神看一眼,然後也不說那些報告哪裡有問題,隻冷冷的給一句,“重做!”

“重做!”

“重做!”

半個小時下來,高層們已經冷汗涔涔。

就在蕭淩夜看完所有的報告之後,他的臉色已經冷如千年寒冰。

病房裡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。

眾人低著頭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
就在此時。

蕭淩夜放在床頭的手機突然“叮——”的響了一下,蕭淩夜下意識的看了一眼,當看到微信彈出來的資訊,他冷厲的麵容突然愣了一下,隨即,像是初雪遇暖陽,他麵上的寒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。

眾人麵麵相覷。

唯有離的近的蕭衍伸長脖子,看到了發微信的人是林綰綰。

蕭衍淚奔。

嫂子啊,救命啊!揚也太不像話了!”當他們家的人是死的?索性心肝冇有受傷,否則就不是把張揚弄這麼簡單了。蕭淩夜和林綰綰有意給張家個警告,所以讓人把張釗帶進來,心肝看到張家的人就心煩,也不補覺了,乾脆穿了羽絨服,冒著雪跟蕭睿幾個人一起去走親戚去了。……另一邊。謝言對心肝昨天晚上的情況一無所知。昨天桑岩醉得一塌糊塗,他照顧桑岩到半夜,不過大年初一這天他還是起了個大早,打算買點東西去給宋院長拜年,等從宋老師那邊回來,再去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