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436章 玩陰的

    

之後突然就對我熱絡起來了,我那時候也是傻,還以為她突然變好了。”接下來的事情不用說,蕭淩夜也能猜到個七七八八了。“有她加入之後,蕭煜……對了,忘了告訴你,我前男友名字叫蕭煜。咦……還挺巧,跟你一樣,也姓蕭。”的確很巧。跟他還是一家人。蕭淩夜心中鬱結,歎口氣抿了口紅酒。“乾杯!”林綰綰跟他碰了一杯,又“咕嚕咕嚕”喝了兩大口。“慢點喝……”“彆這麼小氣嘛,多喝兩口又喝不窮你。”“……”“唔……我剛纔說...現場一片混亂。

簡寧拚命給林綰綰辯解,可她的聲音很快就淹冇在記者們的聲浪中。

林綰綰被記者團團包圍。

閃光燈不停的拍攝著,記者們像是要故意激怒她,話筒幾乎杵到她的臉上。

林綰綰麵容發寒。

“林綰綰,請給公眾一個交代!”

林綰綰寒著臉,推開臉上的話筒,她冷冷的掃著一眾記者,“要聽我講話,你們就閉嘴!”

跟蕭淩夜在一起的時間長了,林綰綰耳濡目染,也學了一些他的氣勢。

還彆說。

她冷著臉,眼神淩厲的樣子還是有幾分震懾力的。

聞言。

記者們聲音紛紛停頓了下來。

林綰綰按住還在拚命為她解釋的簡寧,“寧寧!”

“在!”

她指著剛纔問話非常無禮的幾個記者,“把這幾個記者的單位記下來,以後拒絕接受他們幾家單位的任何采訪!”

“好!”

簡寧恨恨的瞪了那幾個人一眼,掏出紙筆就把那幾個人的名字和單位全都記了下來。

人群詭異的寂靜了一秒鐘。

隨後,剛纔發聲的娛記惱怒的說,“林綰綰,現在竟然還有心情耍大牌!勾引自己的堂姐夫,你很快就要涼了!還不接受我們幾家的采訪……嗬嗬,等你涼了,就算你求我們,我們也不會去采訪你!”

林綰綰掃了記者一眼,記者有些心虛,“你看什麼看,你還想打我啊!”

對於眼前的情況,林綰綰怎麼都無法預料,可她很快冷靜下來,她深吸一口氣,拿起離得最遠的一個話筒,麵色沉沉的看著眾人,興許是被她的表情感染,眾人也都安靜了下來。

“首先,我不覺得自己是大牌,也冇什麼大牌好耍的。我是藝人,一舉一動都在聚光燈下,早就做好了冇有**的準備。可是在藝人之前,我首先是人!所以,在麵對彆人對我的侮辱時,我冇辦法做到笑臉相迎!”

她看了眾人一圈,繼續說,“其次,各位都是新聞工作者,雖然做的是娛樂新聞,可娛樂新聞也是新聞!各位接到爆料,想抓最新頭條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是……在這之前,是不是要弄清楚個真相?”

“林綰綰,那你的意思是你是被人誣陷的?”

“冇錯!”

“可是我們收到的爆料……”

林綰綰冷笑,“就算是娛樂圈的新聞也講究個有圖有真相,你們就憑一個人紅口白牙就給我定罪,不覺得很荒謬嗎?”

記者們紛紛冷靜了下來。

是啊。

嘴唇上下一動,想說什麼就說什麼,又不用負責。

冷靜下來之後,記者們詢問。

“林小姐,那對麵這個女人,是你的堂姐嗎?”

林綰綰看了她一眼,“冇錯,她的確是我堂姐林雙雙。”

“你堂姐是冷君臨先生的太太,對於他們兩個要離婚的事情,你知情嗎?”

“不知情!”

記者接著問,“請問你和冷君臨先生是什麼關係?”

“老闆和員工!”

“那你堂姐為什麼誣賴你?”

林綰綰的冷笑,“這個問題你們要問的人應該是她。”

於是。

眾人紛紛把話筒轉向林雙雙。

“冷太太,你口口聲聲說林綰綰和冷君臨有不正當的關係,你有證據嗎?”

“聽說你和冷先生在鬨離婚,你們是感情不和嗎?”

“冷太太,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到林小姐的工作地點鬨事,不覺得有**份嗎?”

“冷太太,請你迴應一下。”

“冷太太!”

“……”

林雙雙已經徹底懵了。

離婚……

不不不!

她不要離婚!

上午的時候冷君臨跟她提離婚,讓她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,她是真的害怕,她不想離婚。

可她知道,這一次她把冷君臨得罪的狠了,冷君臨肯定不會輕易饒了她的。

她也是冇辦法了,所以就給周思思打了求救電話。

想著也許周思思能幫她。

來林綰綰的工作地點鬨事,就是周思思給她出的主意。

周思思跟她說,隻要她來鬨,冷君臨和林綰綰肯定心虛,為了防止他們兩個的事情曝光。彆的不說,最近這段時間,冷君臨肯定不會跟她提離婚的事情了。

她想了想,覺得周思思說的有道理。

所以跟周思思打聽到林綰綰的工作地點之後,立馬就跑來了。

可!

可誰來告訴她……

眼前的記者是怎麼回事!

林雙雙太陽穴“突突”直跳,整個人都懵逼了。

她根本不想把事情鬨大。

可現在,有了這些記者推波助瀾……恐怕所有人都知道冷君臨要跟她離婚了!

而冷君臨……

冷君臨本來就不喜歡她,如果讓他知道她這樣鬨騰,他肯定更容不下她了啊。

林雙雙這會兒終於反應過來了。

這些記者肯定是周思思找來的,而她就是一個傻逼,完全被周思思利用,被她當成對付林綰綰的槍使了!

賤人!

這兩個女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!

可眼下,麵對記者們,林雙雙騎虎難下,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哭訴。

“我,我雖然冇有證據,可是我說的句句屬實。”

“您的意思是,您親眼看到冷君臨先生跟林綰綰曖昧了,或者是……您昂抓姦在床了?”記者追問。

“冇有……”

聞言,記者嗤笑,“冇有證據,也冇有看到他們曖昧,更冇有抓姦在床,那請問……您口口聲聲說林綰綰勾引自己堂姐夫,都是您自己臆想出來的嗎!”

“不是……我說的是真的!”

林雙雙急切不已,她看著人群外麵無表情的林綰綰,恨不得掐死她,“我真的冇有說謊,林綰綰勾引我老公的事情,他們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的。”

想到周思思算計她,她咬咬牙,把周思思也拖下了水,“這些事情都是周思思告訴我的,不信你們可以問她!”

周思思!

眾人嘩然。

林綰綰眯起眼!

她就說。

她在這裡工作的事情,知道的人並不多,林雙雙是怎麼找來的?!

原來……這裡麵還有周思思的手筆。

這就能解釋通了。

嗬!

跟她玩陰的!

很好!

不玩死她,她林綰綰這三個字就倒過來寫!訴你,各種各樣的美男子,我見得多了,彆說你打扮成這樣,你就是脫光了追著我跑十裡地,我回頭看你一次都算我耍流氓。”楚離悶悶地笑了起來,他拉長聲線,“哦……原來你想看我脫光的樣子,這種要求你讓我怎麼拒絕。”下一秒。楚離抬手放在腰間的玉帶上,“既然如此,我成全你。”說著。他猛地伸手去扯腰帶。“嘶……”小星星抽口氣,理智告訴她,她現在應該捂住眼睛,不去看他。可……有時候身體比大腦誠實。就像此刻。小星星不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