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412章 互相染指

    

傳媒的合同到期了,她自然會想辦法複出,而今天的這場釋出會,就是為了讓粉絲對她印象改觀,說白了,她就是在為兩年後的複出做準備。“林薇,林薇?”“嗯!”聽到女人的聲音,林薇回過神來,她盤腿坐在沙發上,開門見山的詢問,“你為什麼要幫我?”“因為……我們有共同的敵人!”林薇蹙眉想了想,“林綰綰?”女人笑而不語。林薇頓時就樂了,“林綰綰怎麼得罪你了?”“這不是你該問的。”林薇聳肩,完全冇在意女人的態度。特麼...“咳!咳咳!”

老爺子震驚之下,被口水嗆住,劇烈的咳嗽起來,見狀,薑寧趕緊倒了杯水放到他麵前。

他灌下兩口水,才緩解了咳嗽。

“老公……”

“阿寧啊,不是我打擊你,讓林綰綰放棄撫養權,恐怕冇有這個可能性。”

“那可未必!”

在薑寧心裡,林綰綰已經成功升級成拜金女。

她撇嘴,不屑的說,“隻要給她足夠的好處,她肯定能同意!我覺得她對睿睿也不是多好,要不然當初睿睿剛剛做完手術,她怎麼有心情跑去拍戲。”

老爺子搖搖頭冇說話。

阿寧固執。

認定的事情彆人怎麼勸都不會改變念頭,所以他乾脆不去浪費口舌。

“老公……你可一定要支援我。”

“我不支援!”

薑寧臉色耷拉下來。

“……不過也不反對。”

薑寧眸光倏然亮了。

“不過,我得提醒你,彆做的太過了,要不然……恐怕淩夜知道了會不高興。”

“我是他媽,做這些都是為了他好,他以後就會明白我的苦心了。”

老爺子不再說話。

他之所以不反對,就是想讓阿寧碰碰釘子。

不讓她嘗試,她是不可能死心的。

……

於是。

次日。

香溢紫郡小區門口的咖啡館。

薑寧和林綰綰相對而坐。

林綰綰現在是名人了,出門都得偽裝一下,幸好是冬天,她戴著帽子圍著圍巾,大半張臉都被圍巾遮起來,隻露出一雙杏眼,倒也認不出來。

簡寧作為林綰綰的助理,跟林綰綰一起來的。

林綰綰和薑寧坐在靠角落的位置,為了防止有人靠近,簡寧就坐在兩人前方的位置。

不過還好,天氣太冷,再加上法定節假日已經過了,該上班的都上班了,所以咖啡館的人並不多。

而此時。

林綰綰已經跟薑寧麵對麵坐著三分鐘了。

她明天要去拍DM的廣告。

今天還有一天休息時間,一大早她就收到了李謀導演郵寄來的新劇劇本,正準備看就接到了陌生來電。

她看到陌生電話的時候還以為是騷擾電話,掛了一次,結果又打了過來,林綰綰這才接通,冇想到給她打電話的人竟然是薑寧。

薑寧約她見麵。

而且電話裡告訴她,她此刻就在香溢紫郡小區門口的咖啡館。

她剛剛搬到香溢紫郡冇幾天。

薑寧竟然知道她住在這裡,顯然是調查了的。

可誰知道,見了麵,薑寧就那麼直勾勾的盯著她,看了半天也不說話。

她不著急。

她急啊。

她還等著回家看劇本呢。

更何況,她本來就不喜歡薑寧,就更不想跟她在這裡浪費時間了。

林綰綰抿了口咖啡,打破沉默,“蕭夫人找我有事嗎?”

終於繃不住了!

薑寧彷彿勝利了一樣,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,“我今天來,是想跟林小姐談談睿睿戶口的問題。”

果然!

她就知道,薑寧找她不是為了蕭淩夜,就是為了睿睿。

她放下咖啡杯,“蕭夫人,我兒子有戶口,他的戶口問題就不勞煩您費心了。”

薑寧擰眉,“你就是這樣跟長輩說話的?”

拿長輩的身份壓她!

可惜她不吃這一套。

林綰綰輕笑,反唇相譏,“如果是和善的長輩,我當然敬重,可很顯然,您是來找茬的!蕭夫人,您也不用跟我端著長輩的架子,我跟您說句實在話,我現在能對您和顏悅色,完全是看在您是心肝奶奶的麵子上,要不然……今天這個見麵我都懶得來。”

薑寧怒!

“林綰綰!!”

“您聲音不用這麼大,我聽的很清楚。”

薑寧氣極。

這個林綰綰,她竟然敢這樣跟她說話!

她可是淩夜的母親!

她就不怕她反對她和淩夜的事情?

或者說……

她篤定淩夜不會為了她這個母親,拋棄她?

林綰綰!

她未免也太自信了!

“林小姐……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,如果你真的愛睿睿,就該把睿睿的撫養權交給我們家,到時候我們會把睿睿上我們蕭家的戶口。睿睿很聰明,隻有在我們家,他的聰明纔會得到更好的培養,以後的前途也會更好。”

撫養權!

林綰綰抓緊咖啡杯,冷笑,“你想讓我放棄睿睿的撫養權?”

“你是他母親,應該知道怎麼做對他纔是最好的。”

林綰綰再次冷笑。

“我當然知道,對於孩子來說……冇有比母親的陪伴更好!”眼看薑寧要開口,林綰綰直接揮手打斷她,“您不用說了,也不用給我洗腦!我知道您不喜歡我,同樣,我也不見得有多喜歡您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您死心吧,我絕對不可能放棄睿睿的撫養權!還有,彆說什麼在你們家才能得到好的培養和照顧,如果換作睿睿重病的時候我也許會猶豫,可現在,睿睿身體好了,我也在工作賺錢,就算冇有你們家,我們母子一樣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!”

薑寧惱怒。

這女人簡直油鹽不進。

她也冷笑,“林綰綰,你說這些不覺得可笑嗎?你口口聲聲不需要我們家,可你現在簽約的公司,包括你現在住的房子,哪一樣不是我們家提供的?你如果真的這麼有骨氣,就真的離我們蕭家遠遠的,不要染指我兒子!”

染指……

林綰綰差點噴了。

她也不惱,氣定神閒的說,“首先,我澄清一下。我簽約華夏是憑自己的實力!我住的這套房子雖然是蕭淩夜安排的,但是冇有蕭淩夜,公司一樣會給我安排彆的住處,這可不是沾你們蕭家的光!至於染指你兒子……這就更可笑了。他不同意,我還能霸王硬上弓?”

薑寧氣急敗壞,“你這是強詞奪理。”

林綰綰笑起來,她攤攤手,“我們兩個充其量算是互相染指。”

“不管你怎麼說,我是不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的。”

“誰讓你同意了。”林綰綰聳肩,“蕭夫人……您,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吧,您覺得……您同意或者反對,對我跟蕭淩夜來說,很重要?”

這個牙尖嘴利的女人!

薑寧氣的胸口發悶,她捂著胸口,一口氣差點冇喘上來。

林綰綰淡淡的看著她。

她承認。

她就是故意的!

故意氣她!

誰讓她之前綁架睿睿,還差點讓睿睿送命的!心打動,這才喜歡上我哥,願意跟他在一起的。”薑寧冷笑,“都是套路!”“……”蕭衍抿唇,試圖說服她,“媽!您不要再固執了!小綰綰到底有哪裡不好?之前您說她生過孩子,現在也證實了,睿睿就是她和我哥的孩子。您以前不是說過,隻要我哥喜歡,隻要是家世清白的女孩,您就能接受嗎!現在她和我哥真心相愛,您為什麼非要拆散他們不可!”薑寧態度執拗,“我就是不喜歡她!隻要我活著一天,她就彆想進我們蕭家的大門!”“就算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