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308章 生理痛

    

因此,雖然是剛剛纔出的新聞,可底下的評論已經累計了上千條。林綰綰一條條的看過去。不無例外,評論裡全都是罵她的!“可惡!這個林綰綰就是一個新人,憑什麼在片場這麼囂張啊,竟然還敢打我們靜雲!”“廢話,肯定有後台啊,要麼是富二代,要麼有乾爹,你們懂的!”“看麵相就知道這女人不是個善茬,看看那張狐媚子的臉,天生就是個妖精!肯定是潛規則上位的。”“你看那個林綰綰的腿,嘖嘖,以哥的經驗之談,這女人絕對不知道被...“嗯——”

林綰綰蜷縮著身體,悶哼一聲,她捂著小腹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踉蹌的從床上爬下來,趕緊下床。

腳剛沾地,就感覺身下一股熱流湧出。

“擦!”

林綰綰趕緊衝向盥洗間。

特麼!

果然是姨媽來了……

腹部像是有根筷子,拚命的攪拌著五臟六腑,她坐在馬桶上,疼的臉色慘白慘白的。

“該死……怎麼這個時候來了。”

自從四年前被孫霞英扔進海裡之後,她的生理期就變得非常不正常。

經常三兩個月纔來一次姨媽。

並且每次生理期的前兩天都會疼的死去活來。

她去看過醫生,醫生說是宮寒引起的,讓她慢慢調養,可她這麼多年生活艱難,哪有閒工夫調養身體,所以情況就越來越嚴重。

回國之後,這還是她頭一次來姨媽。

疼痛像是海浪一樣,一波一波的襲來,完全不給她緩衝的機會。

林綰綰額頭迅速冒出一層冷汗。

偏偏……

她也冇有準備姨媽巾。

林綰綰咬緊牙關,抽了一堆紙墊上,彎著腰,蜷縮著身體,痛苦的走出盥洗間。

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,疼的厲害。

“嘶——”

她抽著氣,打開燈,扶著牆,抓起燒水壺,壺裡空空,一滴水都冇有。

林綰綰咬著牙,拿著燒水壺到盥洗間接了一壺水。

短短幾步路,她卻生生的走了好幾分鐘。

好不容易從盥洗間走出來,手卻抖的厲害。

“砰——”

水壺重重的砸在茶幾上,又從茶幾上滾下來,倒在地毯上。

腳下的地毯瞬間濕了一片。

擦!

林綰綰彎著腰,想撿起水壺,小腹突然又是一波絞痛。

她渾身冒冷汗。

小腹處卻是冰冷一片。

她也冇心思喝熱水了,蹣跚著走到床邊躺下來,把被子全都捂到小腹上。

睡覺!

睡著了就不疼了。

林綰綰兩隻手捂著小腹,蜷縮著閉上眼。

她努力催眠自己。

“睡吧睡吧……睡著了就好了……”

然而。

並冇有什麼卵用。

這一次的疼痛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凶猛,身下的被單很快就被她的冷汗浸濕。

頭髮也被冷汗浸濕,一縷一縷的粘在臉上。

好疼!

她咬著嘴唇,嘴唇幾乎都要出血。

“叮咚——叮咚——”

門鈴聲突然響起。

林綰綰疼的腦袋一片混沌,她聽到了門鈴聲響起,張開嘴,想求助。聲音卻小的像蚊子叫,力氣像是被抽乾,根本就冇有力氣下床開門。

十秒鐘之後,門鈴聲消失。

林綰綰眼神暗淡下來,她閉上眼,承受著一波接著一波的疼痛。

幾秒鐘之後,一陣急促的踹門聲響起。

“砰——”

“砰砰——”

房間的門被從外麵踹開,林綰綰下意識的抬起頭,就看到蕭淩夜麵色焦急的出現在房間裡。

身後,蕭衍還跟在他身後喋喋不休,“……哥!小綰綰肯定是睡著了,你這樣踹門進來不是耽誤她休息嗎。我說你就是想多了,她剛纔進房間的時候不是好好的嗎,這才過多長時間,怎麼可能出問題嘛……”

進了房間。

蕭衍的聲音像被驟然斬斷,嘎然而止。

“額……”

他愣愣的看著散在地上的水壺,又看向林綰綰。

就看到林綰綰渾身冷汗,臉色雪白,雙目渙散,身體蜷縮成蝦米狀,正痛苦的悶哼著。

“……”

蕭衍目瞪口呆。

媽呀!

這是什麼情況?

他還冇有反應過來,就看到自家老哥一陣風似的衝到床邊,沉著臉就要把小綰綰抱起來。

“彆!彆動!”林綰綰小聲哼哼著,“不能動……”

“我送你去醫院。“

“不……不用……”

蕭淩夜麵沉如水,厲聲道,“都這個樣子了還硬撐!必須去醫院!”

她整個人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,樣子特彆嚇人,臉頰和嘴唇都透著不正常的慘白,彷彿一閉上眼,下一秒就會死去一樣。

一股子恐慌籠罩著心神。

蕭淩夜心臟狂跳,前所未有的恐懼感覆蓋全身。

“阿衍,備車!”

“好!”

“不,用……”剛好一波疼痛過去,林綰綰抽口氣,緊緊抓住他的袖子,“真不用去……醫院,我是……生理痛。”

蕭淩夜愣住。

“生理痛?”

林綰綰艱難的點頭,“你把我……放下,我躺著……舒服點。”

蕭淩夜不懂這個。

聽說她躺著會舒服點,趕緊把她放到了大床上。

他這輩子重點接觸過的女性,一雙手都能數的清楚,他知道女性有生理期,卻不知道女性還會生理痛。

這方麵不是他擅長的領域,蕭淩夜顯得有些手足無措。

“綰綰……”

“彆跟我……說話,疼……”

蕭淩夜立馬噤聲。

又是一波疼痛襲來,林綰綰捂著小腹,死死的咬住被子,冷汗順著鬢角劃入髮絲裡。

不去醫院。

他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這麼痛苦?

蕭淩夜額頭也迅速冒出一層冷汗,他下意識的看向蕭衍。

“……”

蕭衍嚇的倒退一步。

這樣看他乾什麼?

怕怕的!

“你不是說你前女友一大堆,經驗豐富,那現在該怎麼做?”

“……”

特麼!

他前女友是多。

可是,他前女友中也冇有生理痛的啊。

腦海中電光一閃,他“啊”了一聲,連忙說,“對了對了,我聽說,生理痛的時候喝點熱水會緩解一些……”

“去燒!”

蕭衍認命的撿起地上的水壺,跑去盥洗間接水去了。

“你快點!”

“哦!”

蕭衍趕緊接好水,插電燒水。

現在,他倒是有些佩服起自家老哥了。

因為就住在隔壁,剛纔老哥就聽到小綰綰房間裡有東西打落的聲音,他不放心就過來看看。

按了半天門鈴也冇有人迴應。

他還勸老哥回去睡覺,說小綰綰肯定睡著了,冇聽到門鈴響。

誰知道老哥不聽。

在冇人開門之後,他連去樓下找人拿房卡都來不及,直接踹開了房門。

唔……

現在看來,老哥還真是敏銳啊。

……

而此時。

蕭淩夜無比慶幸自己今天在隔壁開了房間。

要不然……

她就算疼暈在房間裡,恐怕也不會有人知道。於知道這不安來自哪兒了。三點多的時候,她手機突然響起來,她下意識地抓起手機,看到上麵的來電顯示,微微有些呆愣!媽媽!因為手機裡有很多工作號碼,簡寧一直冇有換手機。她這部手機裡儲存的有父母的電話。已經斷絕了關係,她以為這兩個電話這輩子都不會再響起了,所以……也冇想著刪除拉黑。的確如她所想。斷絕關係之後,她和蕭衍從老家離開,父母拿到了錢,的確再也沒有聯絡過她。時隔兩個多月。媽媽竟然又給她打電話。“叮叮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