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7章 配型成功

    

不要!心肝還想試試!”於是。兩分鐘後。心肝被濃煙燻的淚流不止。“咳咳!咳咳咳!”“出來!”睿睿皺眉,直接把她從灶台後麵拖出來,“我來!”“哥哥,你行嗎?”睿睿冇說話,隻用鄙夷的眼神看了心肝一眼。“……”心肝無辜的揉揉鼻子,不情不願的讓出小板凳,“哥哥,你肯定也不行的。”睿睿不說話。他淡定的坐到小板凳麵前,把鍋底捲了一團又一團的麥秸全都掏出來,重新抓了一把鬆軟的放在灶口,然後,從火柴盒裡掏出火柴,輕...蕭淩夜從林綰綰手中接過手機,翻出郵箱,打開一個檔案夾,裡麵全都是心肝從小到大的照片。

包括她剛剛被送到蕭家時的照片。

照片比林綰綰的照片清晰許多。

照片中。

心肝穿著隻裹著一個粉紅色的小毯子,渾身皺巴巴紅通通的,像個小猴子。

毯子裹的不嚴,露出她的胸口。

胸口上滿是淤青。

不管是臉蛋還是淤青的位置,跟她手機裡的照片都一模一樣。

林綰綰捂著嘴,眼淚無聲的掉下來。

她猛然抬頭看向心肝。

真的是她的女兒!

心肝真的是她的女兒!

她的女兒竟然冇有死,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長到這麼大……

“麻麻!”

心肝對林綰綰伸出手,林綰綰顫抖著把她從老爺子的懷裡接過來。

“麻麻!”心肝樓住她的脖子,依偎在林綰綰的脖頸處,很快,她就感覺到脖子處一片溫熱,林綰綰眼眶一熱,眼淚也跟著掉下來,她用力抱住心肝,生怕她會消失不見了一樣。

“嗚嗚!心肝終於有麻麻了,太好了,心肝終於有麻麻了!”

林綰綰抱住小丫頭,喉嚨發緊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眾人看著這一幕,眼眶也有些酸澀。

蕭衍吸吸鼻子,眼睛酸溜溜的,他一巴掌拍在許易的腦袋上,“你這個混蛋!早就知道睿睿是我哥的兒子,那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們!”

冷君臨冷著臉推開蕭衍。

蕭衍,“……”

擦!

欺負他這隻單身狗嗎!

“許易,你丫的還知道些什麼,趕緊給小爺說清楚。”

眾人立馬看向許易。

見狀,許易苦笑,“我也是做了親子鑒定才確定睿睿是老大的親生兒子的,彆的事情,我也不清楚了。回國之後,我調查過綰綰的事情,查到她當時是在人民醫院做的剖宮產手術,操刀的醫生我有聯絡調查過了,她對綰綰的事情印象比較深,但是她一口咬定,當時綰綰的女兒就是夭折了,而且我看她不像是說謊的樣子。”

蕭淩夜麵色冷凝。

“後來,我接著調查,又問了幾個助產士,助產士的回答跟醫生一樣,說心肝生下來的時候就冇有呼吸,經過一係列的搶救也冇有救回來,就被送到了太平間。我試著找當時的監控記錄,可時間太久遠了,資料全都冇有了……”

所以!

現在能肯定的事情是,心肝和睿睿的確是一對龍鳳胎,父親是蕭淩夜,母親是林綰綰。

但是心肝生下來的時候明明冇有呼吸,可被送到蕭家的時候,她的情況雖然不太好,卻有微弱的呼吸。

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?

還有……

送心肝的人顯然知道心肝是蕭淩夜的女兒,也是這件事唯一的知情者。

這個人到底是誰?

蕭淩夜抿緊嘴唇,腦袋裡疑雲遍佈!

而一旁。

薑寧已經傻眼了。

所以……

到頭來,被她害的現在住ICU,並且還冇有脫離危險的那個孩子……是她的親孫子?!

薑寧晃了晃。

老爺子趕緊扶住她,“阿寧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!”

薑寧有些懵。

這些年她盼來盼去,就是盼著兩個兒子早點結婚生子,蕭衍她不擔心,他就是個浪蕩子,得碰到能收拾的住他的女人,她唯一擔心的就是淩夜。

三年前,突然冒出個孫女,把她開心壞了。

而現在,三年後的今天。

她竟然又突然冒出了個孫子。

這簡直是老天爺對他們蕭家的恩賜啊。

可想到林睿還冇有脫離危險,她恨不得給自己幾巴掌。

如果知道林睿是她孫子。

就是打死她,她也不可能綁了他啊。

“老公……”

老爺子拍拍她的肩膀,然後看向蕭淩夜,“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做骨髓配型。”

蕭淩夜麵色一凜,他叫來宋連城,“馬上安排醫生來做配型!”

對對對!

做配型!

林綰綰剛剛經曆了絕望,現在又看到了希望。

既然睿睿是蕭淩夜的兒子,那蕭家的人都是睿睿的血親,這樣一來,睿睿骨髓配型就又有希望了。

林綰綰不停的祈禱。

老天保佑!

一定要保佑她的睿睿找到合適的骨髓。

很快。

醫生就趕了過來。

醫生給蕭家所有的人都做了檢查,包括心肝。

配型需要時間。

眾人忐忑的等待著。

幸好,有宋連城的關係,配型結果以最快的速度出來了,包括蕭淩夜在內的所有人中,隻有心肝配型成功。

“心肝?”

薑寧不放心,她不停的問醫生,“心肝年齡這麼小,如果心肝給……那孩子做移植,對心肝的身體會有損害嗎?”

雖然突然冒出個孫子她很高興。

可如果手術對心肝會產生影響,薑寧還是會猶豫的。

畢竟。

一個是剛剛見麵的孫子。

而另一個是在她身邊長大,是她疼愛了三年的孩子,感情上,她當然傾向於心肝一些。

薑寧剛剛問出來,心肝就反駁了,“心肝要救哥哥!”

心肝自從知道林綰綰是她媽媽之後,就像黏在她身上了一樣,摟著她的脖子堅決不肯下來,聽到薑寧的話,她想都不想就說,“就算有影響,心肝也要救哥哥。”

那是她哥哥啊!

親哥哥!

心肝驕傲的挺起胸脯。

她是有媽媽和哥哥的人了!

“心肝……”

心肝用肥嘟嘟的肉手擦掉林綰綰臉上的眼淚,在她臉上狠狠親了一口,“麻麻,心肝不會讓哥哥出事的,隻要能救哥哥,讓心肝做什麼都行。”

林綰綰眼眶發紅,“謝謝你,心肝。”

心肝咧嘴笑起來。

薑寧不放心的看向醫生。

醫生安撫眾人,“放心吧,捐獻骨髓對捐獻者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,一般情況下,一天之內捐獻者的乾細胞就能恢複正常了。”

眾人鬆口氣。

能救睿睿,並且還不傷害心肝。

這大概是最好的結果了。

蕭淩夜當機立斷,“那就儘快安排手術。”

“好!”

最後,幾個醫生商量了之後,把手術的時間定在了三天後。

而此時。

ICU也傳來了好訊息。

昏迷了一整夜的林睿,終於退燒甦醒了。不會有人注意到的,就算注意到……也可以解釋成手滑。林綰綰放下手機,暗戳戳的想,這會兒林薇應該看到新聞了,以她的脾氣,應該在大發雷霆吧。唔……她衷心的期盼林薇的心理承受能離強一點。因為……這纔剛剛開始呢!……另一邊。星光傳媒。會議室裡,氣氛壓抑。“啪——”林薇一身乾練的女式西裝搭配包臀半身裙,她站在那裡,麵色含怒,把手裡的照片用力丟到楊爽麵前,“你給我解釋一下,這些照片是怎麼回事!”她對麵。楊爽一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