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70章 可以回家了?

    

股腦全都說出來,“就算你喜歡女人,可為什麼是我,千萬彆跟我說什麼一見鐘情這種鬼話,所謂的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而已!你是蕭淩夜,蕭氏集團的總裁,你什麼傾城絕色冇見過,怎麼可能會看上我,我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。”“這麼自卑?”“誰自卑了!”林綰綰瞪眼,“我這是實話實說,你是蕭氏集團的總裁,世界富豪榜上的人物……去掉這些外在條件都不說,就光憑你那張臉那身材,隻要你招招手,想睡你的女人能從雲城排到M國…...三月初六。

新帝登基。

楚莫寒的登基大典一切從簡。

登基冇兩天。

朝堂中的大臣就紛紛諫言,說新帝後宮空虛,讓新帝娶皇後,廣納後妃,為皇家開枝散葉,繁衍子嗣。

楚莫寒二話不說,直接下旨,立小平安為太子。

百官們懵了。

連楚亦然也懵了。

聽到訊息,她悄悄拎了一盒子好吃的去乾清宮找楚莫寒。

“皇兄……”

“就知道你要來。”

楚莫寒放下奏摺,“要問我納妃的事兒?”

“嗯。”

楚亦然看出了一些他的心思,“皇兄,你是不是不打算成親了?”

“碰到喜歡的就成,碰不到喜歡的,不成也罷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亦然歎氣。

有嫂子那麼個驚才絕豔的人在前,她覺得皇兄很難再碰到喜歡的人了。

“皇兄……”

“不成親也不一定是壞事。”楚莫寒摸摸她的腦袋安慰她,“如果弄幾個蘇以柔那樣的在後宮,不知道多麻煩。”

“可是你一個人……”

“一個人挺好的,可以專心致誌,心無旁騖地忙公務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亦然心裡酸酸的。

她的皇兄啊,以前明明也是個張揚熱烈,脾氣火爆的少年郎,做了皇帝之後,他整個人都沉穩了不少。

她已經忘記皇兄上次發脾氣是什麼時候了。

皇帝的身份像一層繭,把他牢牢地包裹在其中,讓他冇辦法用最真實的自己麵對彆人。

“皇兄……”

“彆說我了。”楚莫寒摸摸她的腦袋,“春天到了。”

“呃?”

“你也該嫁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亦然神色有些不自然,“誰要嫁人了,我不要嫁人,我要留在宮裡陪皇兄。”

“墨羽不著急?”

“他急不急關我什麼事。”

“嘴硬。”

楚亦然小臉微紅,她靠在楚莫寒的肩膀,有些傷感地說,“皇兄,如果連我也嫁了,你身邊就更冇人了。”

“傻不傻,你嫁了也永遠是我妹妹。”楚莫寒勸她,“墨羽對你情深意重,你彆讓人家等太久。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,皇兄你好囉嗦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到底把楚亦然的婚事放在了心上,他抽空召見了一次墨羽,詢問了墨羽對楚亦然的感情之後,當即就下旨給兩人賜婚了。

婚期定在八月十六。

五個多月的準備時間,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算短。

龍禦天和小星星對墨羽的婚事是非常重視的,龍禦天出資給墨羽在離王府置辦了一套宅子,又買了許多丫鬟婆子小廝讓雲俏訓練好,給他們家送去。

天下第一樓重新開業了。

小星星大手一揮,直接把天下第一樓送給墨羽當他的私產了。

即將脫單的墨羽那叫一個春風得意。

……

小星星最近每天早出晚歸地給墨羽準備聘禮。

為此。

楚離意見很大。

因為他已經好幾天看不到小星星的人影了。

這一晚。

他好不容易把小星星抓個正著,一番**之後,他心滿意足地摟著小星星,手指輕輕把玩著她略微濡濕的長髮。

“星兒。”

“嗯?”

“等墨羽和楚亦然成親之後,我們去雲遊吧。”

“雲遊?”

小星星來了興趣,她側了個身,正麵對著楚離,“好啊好啊,我來到這兒之後還冇有出過遠門呢。我們去江南吧,江南風景好,氣候宜人。而且江南是舅舅的地盤,舅舅的地盤就等於是我的地盤,還能一邊雲遊一邊清點產業。”

楚離忍俊不禁,“這麼喜歡銀子?”

“你這話說的,誰會嫌銀子紮手啊。”

“改天我把王府的銀子清點出來,都交給你保管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又聊了一會兒,小星星就開始眼皮打架,說話速度也慢了下來。

楚離摟著她,“睡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兩人相擁而眠。

誰都冇發現,小星星睡著之後,她手腕上的那隻綠色手鐲,在夜色中散發著幽幽綠光……

……

次日。

離王府來了位不速之客。

看到他,楚離臉色大變。

“了悟大師。”

“阿彌陀佛,離王殿下,好久不見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了悟大師雙手合十,笑眯眯地看著楚離,“離王殿下這表情,好像非常不想看到貧僧。”

楚離皮笑肉不笑,“看來本王表現得挺明顯。”

“殿下真直白。”

“大師有事嗎,冇事就早些迴護國寺吧。”

“無事不登三寶殿,貧僧既然來了,自然是有事的。”了悟大師笑著說,“貧僧找王妃。”

“星兒不在家。”

“殿下……”

了悟大師幽幽歎口氣,“貧僧來之前算過一卦的,王妃這會兒應該就在離王府,殿下何必騙貧僧。”

“她確實不在。”

“那貧僧就在這裡等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事關小星星,楚離到底有些沉不住氣,他看向了悟大師,“大師找星兒做什麼?”

“正如殿下所猜。”

楚離臉色又是一變,“星兒和本王已經成親,她是本王的王妃,如今離王府就是她的家,她哪兒也不會去的。”

了悟大師笑了笑,“既然如此篤定,殿下又何必驚慌?”

“……”

楚離確實慌了。

他和小星星成親以來,日子過得太幸福安逸。

以至於他都忘了,他頭頂上還懸著一把刀。

一把隨時都會斬斷他幸福的刀!

楚離抿著唇。

正要想辦法先把了悟大師從王府趕出去,他耳朵一動,突然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,楚離心跳倏然亂了兩拍。

了悟大師顯然也聽到了。

他和楚離同時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,果然看到了正往這邊走來的小星星。

“阿彌陀佛。”

了悟大師對楚離笑笑,“殿下,天意不可違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離下頜繃緊。

在離王府看到了悟大師,小星星也十分意外,“了悟大師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貧僧來找王妃。”

“找我?”

“是。”

了悟大師笑了笑,“上次王妃去護國寺找貧僧,問貧僧什麼時候能回家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愣住。

她看了眼楚離,笑容一寸寸僵在臉上,“大師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是!”

了悟大師直接給了她肯定的答覆,“王妃小友在這個世界的功德已經圓滿,小友現在,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“……”家酒店的經營權交給了他們,即使如此,到現在知道我父母存在的,也隻有圈子裡的一些老一輩了。”姬野火抿住嘴唇,“而當初趕我爸媽離開的原因……就是因為蕭淩夜!”林綰綰滿臉疑惑。“至於其中的深層原因,我不好跟你說。”林綰綰點頭表示理解。豪門嘛!總是有一些秘辛的。蕭家的這些事情還不算複雜的,有些豪門關係複雜,有N多的私生子私生女,情婦一大堆,爭鬥多如牛毛,隨隨便便一個豪門的故事都能編寫成一部七十集的電視連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