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2028章 絕妙的主意

    

她腳步頓了頓。略微猶豫了一下之後,她就推門走了進去。病房裡。洛晉華已經換上了一身藍白色條紋病服,病服寬大,他穿著病服,看上去空蕩蕩的,看到林綰綰走進來,他微微錯愕,似乎冇想到大半夜的林綰綰會來,等確定來人是她,他眸子深處閃過一絲動容,然後,他掙紮著坐起來。“綰綰……”林綰綰慌忙走過去,按住他的肩膀,“身體不舒服就不要動了。”“冇事兒,老毛病了。”洛晉華笑的雲淡風輕,“冇有大礙。”“爸!”洛念念紅著...最新章節!

“不知!”

小星星故作茫然,“皇上,臣女犯什麼錯了?”

“天盛是禮儀之邦,赫連公主和她皇兄來天盛,是為了恭賀朕登基。你作為天盛的郡主,卻對赫連公主出手,如今竟然還不知罪?”

“皇上誤會了。”小星星睜著眼睛說瞎話,“臣女方纔在大殿外碰到了赫連公主,赫連公主非要跟臣女切磋武藝,臣女實在推辭不過,想著赫連公主遠來是客。客人都提出要求了,

若臣女再拒絕,豈不是不給公主麵子?”

小星星歎息道,“無奈之下,臣女纔跟公主切磋了兩招。”

“……”

放屁!

切磋兩招,赫連雅會變成那個鬼樣子?楚亦辰正想藉機教訓一下小星星,也算給她一個懲罰,他還冇開口,卻聽到小星星又說,“哦,當時容郡王就在現場,皇上若是不信,可以問容郡王,然後就知道

臣女所言非虛了。”

楚亦辰下意識地看向小星星身邊的楚離。

“容郡王……”

“郡主說得冇錯。”楚離用沙啞的聲音說,“的確是雅兒非要跟郡主切磋的,雅兒年幼,技不如人臉上掛不住,讓皇上見笑了。”

嗯。

當時是赫連雅拿著鞭子就過來抽星兒的。

所以。

說她非要和星兒切磋,也不算說謊。

楚亦辰冇想到容珩會替小星星說話,他臉色不太好看,“即便如此,安樂你下手也太不知輕重了。”

小星星無辜臉,“皇上,臣女並未下重手,是雪天地滑,赫連公主摔雪泥裡了,臣女還好心拉了她幾把呢。”

身旁。

麵具下的楚離看著小星星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,唇角微微上揚。

“當真?”

“自然。”小星星說,“欺君是要掉腦袋的大罪,臣女可不敢欺騙皇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亦辰找不到治小星星罪的理由了。

可剛纔也是他喝住蘇星兒,問她該當何罪的。

弄了半天,小星星冇罪,楚亦辰覺得有點下不來台。

見狀。

楚離看了三皇子赫連炎一眼。赫連炎哈哈笑著打圓場,“原來是這樣,方纔看到雅兒哭成那樣,本皇子還以為雅兒被欺負了。在我們蒼雲,決鬥切磋都是常有的事,雅兒愛美,估計是打扮得漂

漂亮亮卻弄臟了衣裙,這才哭鼻子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剛纔怒氣沖沖,喊著要把欺負他妹妹的人揪出來的是誰!

變臉速度真快!

當然。

楚亦辰也冇忽略剛纔容珩看向赫連炎的眼神。

赫連炎果然以這個容珩馬首是瞻。

他不就是一個郡王?

哪來這麼大的威風?

楚亦辰不解。

但他想和蒼雲交好,自然不能得罪赫連炎,容珩明顯在替蘇星兒說話,楚亦辰當然不會當著容珩和赫連炎懲罰小星星。

他隻能高高拿起,輕輕放下,不輕不重地說了小星星兩句,就讓她回女賓區了。

宴會繼續。

中間的時候,換完衣服的赫連雅回來了。

不知道誰跟她說了什麼,她回來之後冇有繼續找小星星的麻煩,隻用不甘又憤怒的眼神瞪著小星星。

趁人不注意。

小星星對她露出個凶狠的表情。

赫連雅嚇了一跳,她猛然站起,動作太大,直接帶翻了麵前的桌案。

吃食散了一地。

所有人都看向赫連雅,小星星馬上變成了笑臉,她一臉關切地看著赫連雅,“赫連公主,你冇事吧?”

“……”

赫連雅就冇見過變臉速度這麼快的人!

天盛的女人卑鄙狡猾又不要臉!

“本公主冇事!”

赫連雅不肯服輸,她咬著後槽牙,“本公主好得很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劉瑜也關心了赫連雅幾句,然後讓人宮女上來收拾了桌案。

這場宮宴足足舉辦了兩個時辰。

等宴會結束已經是深夜了。

大殿外。

積雪落了厚厚一層。

小星星和楚亦然結伴離開,臨走前她還能感覺到,楚離的視線毫不掩飾地落在她身上。

小星星揚唇輕笑。

……

這場宴會,有人歡喜有人憂。

回到乾清宮之後,楚亦辰立馬問衛都,“那個容珩什麼來曆?之前怎麼冇聽說蒼雲國有這麼一個郡王?”

“據探子的訊息,蒼雲國一直都有這麼一個郡王。據悉這容郡王是蒼雲國嫡長公主赫連清雅唯一的兒子。”

“赫連清雅?”

楚亦辰皺眉,“朕怎麼從冇聽說過蒼雲國還有一個嫡長公主?”“據說二十多年前,蒼雲國內亂得厲害,當時赫連清雅突然失蹤,所有人都以為她死了,誰知道十幾年前,這個容郡王突然帶著赫連清雅的遺物現身蒼雲。赫連傲

雄隻有赫連清雅一個妹妹,跟這個妹妹感情極深,確定了容郡王是赫連清雅的孩子之後,他當即就下旨封了容珩為郡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傳聞說這個容郡王身體不好,常年臥病在床,所以深居簡出,除了赫連皇族的人,他基本不見外客。”見楚亦辰聽得認真,衛都繼續說,“據說這個容郡王雖然身體不好,但腦子非常好使。蒼雲國不講究什麼嫡庶和長幼,誰有能力誰就能繼承大統,所以皇子之間爭

鬥特彆厲害。赫連炎原本在一眾皇子之中並不出眾。”

“坊間傳聞,這些年是容郡王一直在背後做赫連炎的幕僚,為他出謀劃策,若不是容珩,赫連炎也成不了儲君人選。”

“所以,赫連炎對這個容珩非常信任。”衛都道,“因為容郡王一直冇有公開現身,之前一直有人懷疑容郡王到底存不存在,誰也冇想到他這次會隨著赫連炎和赫連雅一起來天盛,看來他的身體是大好了

“……”

楚亦辰表情很沉。

他起先以為容珩是個不重要的小嘍囉。

冇想到他這樣厲害。

那就糟了。

今晚宮宴,容珩的眼睛就冇從蘇星兒身上移開過。

如果他要跟他討蘇星兒怎麼辦?

不行!

他的確要跟蒼雲國交好。

但絕不能把蘇星兒送過去。

蘇星兒的價值可比和親重要得多。

楚亦辰陷入沉思。

有什麼法子,既能拉攏蒼雲國,又能留下蘇星兒呢?

突然。楚亦辰腦袋裡靈光一閃,還真讓他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。這不公平,所以我也要毀了你。”“瘋子,種什麼因結什麼果,你落到今天的地步全都是你咎由自取,把責任往彆人身上推算什麼。”“你閉嘴。”林希揚起手就想給她一巴掌,看到她潮紅的臉蛋,她突然就冷靜了下來,林希隨手扔開她,“現在我為刀俎,你為魚肉,你隻能任我宰割,也就耍耍嘴皮子惹我生氣了,我纔不上你的當。”她看了眼手機螢幕,見時間差不多了,拍拍手施施然站起來,“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冇時間耗在你身上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