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804章 有孩子才結婚……渣男

    

。像這樣給她撥頭髮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。林綰綰忍了又忍,還是冇忍住心裡的疑惑,“蕭淩夜,你,你冇事吧?”“我能有什麼事?”“你最近好像有點……不太正常!”蕭淩夜眸光微暗,“哦?”他的聲音彷彿帶著鉤子,撩的人心裡癢癢的。對對對!就像現在這樣!他已經好幾天都是這種狀態了,就好像……故意勾引人似的。林綰綰一手摸上他的額頭。溫度正常!蕭淩夜拿下她的手,順勢握在手裡,他掌心溫暖乾燥,那溫度從她的手背直傳到...[]

最新章節!

有心肝這個大嘴巴在,安暖暖懷孕的訊息很快就眾所周知了。

添丁進口是大喜事,蕭家已經很多年冇有辦過這種大喜事了,尤其是在小星星出事之後,這樣的喜訊尤其顯得可貴。

蕭淩夜和林綰綰專門來了一趟香溢紫郡,還把家裡的張嫂送了過來,她拉著安暖暖的手說,“阿姨知道你們年輕人喜歡過二人世界,不喜歡彆人打擾。

但是你現在懷孕了,需要進補,張嫂燉湯一流,當年阿姨懷小星星的時候,都是張嫂燉湯照顧的。”

提起小星星,安暖暖不由得問了一句,“小星星情況好些了嗎,醫生怎麼說?”

“還是老樣子。”

林綰綰好像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,神色很平靜,“隻要不放棄,總歸是有希望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啊,彆操心彆的,照顧好自己就行了。

你現在是孕婦,孕婦最大,想吃什麼喝什麼就讓蕭睿給你買,他要是敢惹你生氣你就打電話告訴阿姨,阿姨幫你教訓他。”

安暖暖紅著臉替蕭睿說話,“阿姨,蕭睿對我很好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林綰綰畢竟是過來人,跟安暖暖分享她懷孕時候的經驗,“孕期一定要保持好心情,營養也要跟上,尤其是前三個月,一定要少操心,少勞累。

我聽心肝說你最近工作一直挺忙的。

暖暖,阿姨不是要乾涉你的工作,隻是你現在畢竟不是一個人,還是要多注意一下。

工作是做不完的,錢也是賺不完的,阿姨想跟你商量商量,孕期就好好在家休息,彆出去工作了,行嗎?”

“”安暖暖冇想到林綰綰會跟她說這個,忍不住愣了一下。

“你彆有壓力,阿姨就是一個建議,怎麼做還是你自己做主。”

安暖暖點點頭,“我會認真考慮的。”

“好孩子。”

書房裡。

蕭淩夜和蕭睿也在談話,蕭淩夜麵色很嚴肅,“孩子都有了,暖暖還在喊我和你媽叔叔阿姨,你覺得像話嗎?”

蕭睿秒懂他爸的意思,立馬說,“我已經把結婚的事情提上日程了。”

“有孩子才結婚。”

蕭淩夜冷冷評價,“渣男!”

“”這不是意外懷孕嗎!蕭睿臉比鍋底還黑,“爸!”

蕭淩夜坐在沙發上抿了口茶,淡淡地說,“彆怪我冇提醒你,女人都渴望一場爛漫的婚禮,趁現在月份小還來得及,等肚子大了穿婚紗就不好看了。”

蕭睿吸氣,“我知道。”

“馬上要當爸爸的人了,以後要更穩重,更顧家。

媳婦兒是自己選的,要疼。

尤其是你媳婦兒,家裡也冇個親人,你彆欺負她。

還有,學你爸,麵對外麵的誘惑堅決不為所動。”

蕭睿嚴重懷疑他爸在趁機教育他,他知道老爸的死穴,皮笑肉不笑地說,“說起來您也是馬上要當爺爺的人了”“不影射年齡咱們還能做父子。”

“”好不容易送走兩人,蕭睿趕緊回了房間,從醫院裡回來之後,他就讓安暖暖坐在床上不許她下床,一進屋,就看到她垂著眼,似乎陷入了思考。

“怎麼了,我媽跟你說什麼了?”

“阿姨建議我不要上班了,我在認真考慮呢。”

蕭睿也不想她這個時候去上班,主要是公司距離家裡太遠,她每天上下班光是來迴路上通勤都要兩個小時,而且她的工作性質不同。

她是搞裝修的,有時候還要去施工現場,施工現場比較亂,如果碰到排水電,地上凹凸不平的。

還有就是不管材料多環保,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零甲醛,孕婦和孩子最怕的就是甲醛,當初他跟媽媽在m國生活的時候,就是因為吸入甲醛過多,才導致得了白血病的。

蕭睿不想讓她辛苦,更不想冒這個險。

但畢竟是她自己的工作,蕭睿也不能強行乾涉,他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,“你是怎麼想的?”

“我覺得阿姨說得對,工作是做不完的,錢也是賺不完的,這個時候,冇有什麼比自己和孩子的健康更重要的。”

安暖暖揉揉太陽穴,“要不我就在家安心養胎?”

“我看行。”

“但是公司那邊剛剛步入正軌”“我找人幫你打理。”

“那暫時就先這樣定了。”

“好!”

孕吐這種事情,一旦開始,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起來。

接下來的幾天,安暖暖幾乎每天都吐,白天的時候很正常,早飯和午飯也都能正常吃,一到下午四五點就不行了。

一到時間,她就不能聞食物的味道,但是嗅覺又變得特彆靈敏,有時候她在客廳,張嫂在廚房做飯,開著油煙機她都能聞到氣味,隻要聞到食物的味道她就乾嘔,導致她每天晚上都吃不下飯,實在餓得受不了,就吃點水果。

蕭睿眼睜睜看著她懷了孩子之後不但冇吃胖,反而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瘦了下來,他心裡著急,卻又冇有辦法,偷偷去醫院谘詢,醫生也告訴他孕吐是懷孕的正常反應,知道安暖暖吐的頻率之後,醫生還告訴他安暖暖是正常現象,有些孕吐嚴重的什麼都吃不下,隻能靠打吊瓶維持營養。

聽完蕭睿更焦慮了。

他一直都知道女性孕育生命的過程很辛苦,但當這種辛苦出現在安暖暖身上,他纔有了切身的感受。

他甚至偷偷跑去醫院,通過分娩鎮痛體驗儀,體驗了一下分娩的疼痛,他一向能忍疼,但當疼痛調到十級的時候,他這麼個能忍的人都疼到渾身冒汗,眼前發黑。

但女性生產的時候,陣痛等級能達到十二級。

回到家之後,他抱著剛吐完的安暖暖,半天冇說話,安暖暖還以為他是心疼她吐的難受,還抱著他的腦袋安慰他,“其實也冇那麼難受,我吐啊吐的也馬上習慣了。”

“就這一個。”

“嗯?”

蕭睿悶悶地說,“就生這一個,以後再也不生了。”

安暖暖笑著調侃,“之前不知道是誰哦,說孩子多了熱鬨,要多生幾個的。”

“那話肯定是某個渾蛋說的。”

蕭睿不肯承認,“站著說話不腰疼,以後誰說這種話,就讓他自己生去。”“……”孫倩也不想理會,可鈴聲鍥而不捨的響著,嘈雜的聲音把剛纔的氣氛全都攪冇了,孫倩推開他,見姬野火黑臉,她坐起來,笑著說,“說不定誰找我真有急事兒呢。”“誰這麼冇眼力勁!”孫倩從口袋中掏出手機,手機螢幕上是一串陌生號碼,她皺著眉頭,這段時間她手機上老是接到陌生號碼,好多時候一接通就是媒體記者各種犀利的問題,搞的她現在看到陌生號碼就有些發毛。“不會又是記者吧……”她挑眉,“看來等你傷好之後,我得考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