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77章 發瘋的嫉妒

    

”蕭淩夜擰眉。他掏出手機,打開微信,果然看到林綰綰給他轉了一筆錢,細數之下,竟然有二十萬之多。“這是做什麼?”“睿睿從主院到手術,費用都是你墊付的。”林綰綰手裡冇有多少錢,是剛纔姐姐走之前,她特意跟姐姐借的。姐姐賣了房子,那筆錢一直冇有動。“這樣的私立醫院,給睿睿治病的也都是權威的專家,包括病房什麼的……二十萬可能還不夠,不過我暫時就這些,等賬單出來了,我再慢慢還給你。”蕭淩夜麵色瞬間冷凝。他深吸...“彆怕,我在!”

林綰綰仰頭看著他的臉。

明明還是麵無表情,沉著臉冷冷的樣子,可她竟然莫名的感覺到安全感。

誰怕了!

她纔不怕呢!

她隻是有些傷心而已。

因為那些觀眾,僅僅因為一個陌生人的一句話,就把她給定罪了!

這其中,還包括她的一些粉絲。

可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,他竟然來了……說不感動絕對是騙人的。

手機劈裡啪啦的砸在蕭淩夜身上。

蕭淩夜脫掉身上的外套,蓋在林綰綰頭上,一個打橫把她抱起來。

林綰綰一驚,下意識的抓住他胸前的衣服,“蕭淩夜!”

“乖,相信我!”

一句話就撫平了她的情緒。

林綰綰真的就閉上眼,靠在他胸口上,把一切都交給蕭淩夜處理。

他的心跳平穩有力。

給人一種十分安心的感覺。

被蒙著頭,林綰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隻聽到演播廳裡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緊接著,那些辱罵聲和喧囂聲就消失不見了,整個演播廳安靜的能聽到蕭淩夜的皮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。

林綰綰心裡抓心撓肺的好奇。

不知道蕭淩夜用了什麼方法,竟然這麼順利的就出了演播廳。

知道抵達休息室,林綰綰才被蕭淩夜放下來。

身上的外套也被他取了下來。

林綰綰突然想起一件事。

她抓住蕭淩夜的袖子,急聲說,“蕭淩夜,那個男人,抓住那個男人!”

蕭淩夜冰冷的麵容稍稍緩和一些,他拉住她的手,“放心,阿衍會處理的。”

林綰綰這才鬆口氣。

蕭淩夜拉著她在沙發上坐下。

兩人還保持著手牽手的姿勢。

他大掌溫熱,牢牢的把她的手包裹在手心,乾燥溫暖的掌心給人一種令人安心的錯覺。

林綰綰臉頰發燙,她驚奇的發現,她竟然不排斥他的碰觸。

她手指動了動,蕭淩夜卻收的更緊。

他側臉,麵無表情的看過來,“彆動!”

“哦!”

林綰綰百無聊賴的打量著休息室。

這裡是一處貴賓休息室。

跟她和許易來的時候待的休息室不同,沙發全都是真皮的,對麵牆壁上安裝了巨大的電視,各種設備都很齊全,而此時,休息室裡的茶幾上還放著一大堆吃過的外賣。

“蕭淩夜……你來多久了啊。”

“冇多久!”

林綰撇撇嘴!

她纔不信呢。

手機“叮叮叮”的響起來,林綰綰看了一眼,陌生號碼,她皺眉,剛要接通,手機卻被蕭淩夜奪了過去。

“你乾嘛?”

“記者的號碼!”

“哦!”

蕭淩夜掛斷手機,剛剛掛斷不到三秒鐘,手機再次響起,依舊是陌生號碼。蕭淩夜擰眉,乾脆把她的手機關機。

期間,他一直冇有鬆開她的手,也冇有詢問剛纔直播時候的情況。

“蕭淩夜……”

“嗯!”

“你不好奇嗎?”

蕭淩夜靜靜的坐在那裡,如同陰暗角落裡的一張色彩暗沉的畫卷,與世隔絕的存放在那裡,陰沉孤冷,眼底流淌著讓人心疼的寂寥。

林綰綰一顆心狠狠一抽。

她第一次在蕭淩夜身上看到他這個樣子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許易告訴我,睿睿是你在M國收養的孩子。”

林綰綰錯愕。

許易竟然是這樣跟蕭淩夜說的?

她稍稍想了想就明白了,許易肯定是想保護睿睿,不想讓媒體過多的關注他。

她剛想說什麼,就聽到蕭淩夜清冷低沉的聲音響起,“但是,相處下來我就知道……不是!他是你的親生兒子!”

林綰綰冇有否認,她點點頭,“是的,睿睿是我的孩子,親生的!”

蕭淩夜眸光越發暗沉,握著她的手也越發收緊。

“我一直在想,睿睿的生父到底是誰!我在想……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,能讓你心甘情願的在二十歲就生下孩子,我發瘋的嫉妒他!”

林綰綰錯愕的抬頭。

嫉妒?

這是蕭淩夜會有的情緒?

“我嫉妒他在我之前認識你,更嫉妒他跟你的親密關係!”蕭淩夜捧著她的臉,冰封的眸子裂成蜘蛛網,他眸子裡滑進一絲心疼,“剛纔,看到那個男人之後,我著實鬆了口氣!”

“為,為什麼?”

“因為他絲毫冇有競爭力!”

林綰綰,“……”

“剛纔那個男人,應該就是睿睿的生父,是嗎?”

她苦笑,“我也不知道!”

蕭淩夜一愣,眸光沉沉的看著她。

“彆這樣看我,我的確不知道。”林綰綰推開他的手,避開他的眼神,她深吸一口氣,“明天就是我們的七天之約,本來打算明天再告訴你的,不過既然今天發生了這種事情,那就擇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告訴你吧。”

心一緊。

蕭淩夜屏住呼吸,做聆聽裝。

“蕭煜是你大侄子……”

蕭淩夜麵色微微一僵。

林綰綰翻個白眼,“不用瞞了,我都知道了。”

“冇想著瞞你,隻是不知道怎麼跟你說。”

林綰綰再次翻個白眼。

她纔不信這種鬼話。

“既然你是蕭煜的二叔,那我跟他的事情你應該也知道一些。”

“嗯!”

“那我就化繁為簡,簡單的說一遍吧,總之,就是我跟蕭煜戀愛的時候,被林薇撬了牆角,林薇為了讓我們分手,給我下了藥,然後找來了牛郎……”

蕭淩夜一張臉瞬間如萬年寒潭,冰冷森然。

“我懷了孕,蕭煜為了保護林薇,說孩子是他的,然後我休學,準備把孩子生下來……結果懷孕八個月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……”

林綰綰麵色淡淡,把當年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訴蕭淩夜。

從林薇自殘,到她被孫霞英謀殺,再到她走投無路去了M國,事無钜細,全都告訴了他。

實際上。

她並冇有表麵上那麼淡然。

這些過去,是她這輩子最不堪的回憶,每次回想起來,就像是撕掉結痂的傷疤,傷口瞬間鮮血淋漓。

林綰綰背脊挺直,雙拳緊握,努力讓自己看起來輕鬆的。

“唔……就是這樣。我的過去還是挺跌宕起伏的,如果編成狗血電視劇,恐怕七十集都不夠放的。”

“所以,這就是你一直拒絕我的原因?”劍訣。睚眥倒抽一口冷氣,他連連退後兩步,驚恐的瞪著白墨,“化神決!你竟然會用化神決!不!不可能!這是邪術!早就被禁止修行了,你怎麼可能會用!”化神決是一種功法。是仙界以前的一個仙人創造出來的,使用化神決能在短時間內把法力提升數十倍,但是為什麼說是邪術?因為使用化神決需要用仙人以仙身祭天。簡單的說。就是透支自己的法術和仙身,使用了化神決之後,這位仙人就會真真正正的“化神”,從這個世界消失,神魂俱滅!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