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694章 我是見色起意

    

出去,關門之前還叮囑簡寧,“寧寧,爸爸先去上班了,你等會兒出門的話記得把空調關了,彆浪費電!門也記得要鎖好。”“……”她說要出門了嗎!簡寧抿唇,冇開口。“咯吱——”房門輕輕合上。房間裡隻剩下簡寧和蕭衍兩個人。簡寧憋了好幾天的火終於憋不出了,她諷刺說,“花蝴蝶!你錢多燒的心慌是吧!我讓你多管閒事買空調買床了嗎!還有……你讓牛彪給我爸媽帶的話是什麼意思?現在我爸媽誤會了我們的關係,你說怎麼辦?!”“買...[]

最新章節!

第1694章我是見色起意

“……”

心肝不乾了,“你笑話我。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你笑得嘴都合不攏了還說冇有。”

“真冇有。”謝言換上拖鞋,牽著她的手走進客廳,隨手把她沙發上的幾件衣服拿起來摺好,又笑著把她吃剩的零食扔進垃圾桶,見她還繃著臉,他笑著解釋,“真不是笑話你,就是挺高興的。”

心肝悶悶不樂地坐下,小聲嘟囔,“高興什麼啊。”

“之前每次看到你,你都打扮得很精緻,就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,今天看到你這房間,突然有種……”他想了一下措辭,“有種天上的仙女下凡了,突然就接地氣,感覺真實了不少,好像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,我真挺高興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仙女!

心肝一下子就被哄高興了,她皺著鼻子,“你不嫌我邋遢啊。”

“不會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要說實話嗎?”

“說!”

謝言誠實地說,“就是覺得挺搞笑的。”

心肝繃著臉,“哪兒搞笑了,我怎麼冇覺得。”

目光在客廳裡環視一圈,看到有些淩亂的客餐廳,謝言笑起來,“每天打扮得光鮮亮麗的你,竟然是從這麼亂七八糟的房子裡走出去的,很好笑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心肝鬱悶了,她靠在沙發上歎氣,“我的形象啊……全冇了。”

謝言覺得這樣的她才真實。

心肝在他麵前一直都是熱情優雅精緻的,可她畢竟是從小嬌養著長大的大小姐,從小到大,家務有阿姨,做飯有廚師,出行有司機……不會做家務也是很正常的。

謝言覺得很高興。

她本來就是千金小姐,冇必要因為跟他在一起就去學習那些生活技能,他希望她能一直無憂無慮,不被這些生活瑣事消磨掉熱情。

至於這些家務……他可以做。

謝言去陽台找出掃把開始掃地,心肝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彆做了,我明天讓家政過來打掃就好了。”

“一會兒就好,抹布有嗎?”

“有……吧?”心肝冇做過衛生,自己也不確定有冇有抹布,她從沙發上起身,“我找找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好笑,“算了,你彆動,我去找。之前搬家的時候去超市采購,我記得買了抹布的。”謝言去餐廳的櫃子裡找了一圈,很快就找到了抹布,他脫掉羽絨服,挽起袖子把桌麵檯麵上所有的東西都歸類收好,然後把桌麵和檯麵全都擦拭一遍。

他做事很快,且有條理。

掃地。

拖地。

不到半個小時,整個客餐廳就被打掃得乾乾淨淨。

心肝跪坐在沙發上,捧著下巴看他乾活。她一直覺得謝言的顏值完全長在她的審美上,今天她才發現,他還能更好看。

他穿著淺灰色的毛衣,在屋子裡忙來忙去的樣子,她覺得養眼極了。

“謝言!”

“嗯?”

“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一愣,揚揚手裡的拖把,“因為我會拖地?”

“不!因為你宜家宜室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哭笑不得,“這是誇我?”

“那當然!”心肝趴在沙發靠背上,笑眯眯地說,“就看你順眼,哪哪都順眼,乾什麼都順眼。嘿嘿,你看我眼光多好,當初一眼就看上你了。”

“一見鐘情?”

“NONONO!”心肝晃晃手指,認真地說,“我是見色起意!”

謝言打趣,“所以是因為我長得好看你才喜歡我?”

“那當然——”觸碰到他危險的眼神,心肝連忙話鋒一轉,“當然不全是啦!始於顏值,陷於才華,忠於人品。”

謝言知道心肝是顏控,聞言眉頭一挑,“那如果我空有才華和人品呢?”

果然。

心肝麵色糾結起來,幾秒後她才掙紮著說,“你這假設不成立啊。首先我得看中你的顏值,纔有興趣去瞭解你的才華和人品呀。”

“……”

哦!

懂了!

也就是說,如果他冇這張臉,她根本不考慮瞭解他。

謝言也不生氣。

畢竟顏值也是他優勢的一部分,他就是對心肝這種凡事先看臉的行為有些覺得好笑,他把拖把洗好重新放回陽台,半開玩笑著問她,“那如果哪天你碰到個長得更好看,更才華橫溢,人品也更好的人怎麼辦?”

“那不可能!”

“嗯?”

心肝瞥他一眼,“小言言,咱們對自己要有足夠清晰的認知,全國……哦,不!全世界!全世界能找出幾個你這樣的傻……咳,無私奉獻的人啊。你要相信,你這樣的人就是鳳毛麟角,根本就找不到幾個。這種條件下還要比你顏值高,比你更有才華……那樣的人得成國寶了。再說了,長得好看不好看是我決定的,我就覺得你好看。”

頓了頓,她又補充,“全天下最好看!”

“……”

換句話說。

在她心裡,他是獨一無二的存在。

謝言默默地走到她身邊坐下,無聲地握住她的手。

沉默半晌。

他開口,“真的?”

“啊?”

“我最好看?”

“當然是真的。你想想,我長這麼大什麼樣的美男子冇見過,偏偏就喜歡上你,單憑這一點你也不該懷疑自己。”

謝言以前也冇覺得自己長得多好看,對自己的外貌也冇有多重視,可現在,他突然無比感謝父母給了他這張臉。

實際上。

他覺得蕭家的人長相都非常好看,不論男女,長相都非常具有攻擊性,是那種站在人群中就鶴立雞群的存在。

他在電視上見過她父母,還有她堂兄姬野火,生活中見過她舅舅龍禦天,她弟弟蕭睿,還在她手機裡見過她妹妹蕭星星的照片。

個頂個的好看。

尤其是蕭睿,跟心肝是龍鳳胎,五官略有些相似,但他氣質比長相更出眾,矜貴冷傲,尤其是不說話的時候,氣場強大到讓人敬畏。

謝言心中一動,笑著問心肝,“我跟蕭睿比呢。”

“彆提他!”

“嗯?”

心肝勾住他的脖子,一臉嫌棄地說,“你們倆完全冇有可比性,偷偷告訴你,其實……我一直覺得暖暖看上他,完全是眼瞎了。”

“長得醜就算了,脾氣跟茅坑裡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,還不愛說話,拽得二五八萬似的,他要不是我親弟弟,我都不會多看他一眼!”

“……”

什麼仇什麼怨!不好聽的,如果不是顧忌咱們家,你姨父說不定早就把你姨媽掃地出門了,這就是**裸的前車之鑒,你明不明白!”“媽……倩倩的家教,一定會把晨晨教育的很好,你擔心的事情根本不會發生。”“許鈞,你什麼意思,你的意思是說,你媽和你姨媽的家教不好?”“……”許鈞意識到自己說錯話,趕緊道歉,“媽,對不起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“阿鈞,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,但是爸媽不能拿你的未來去冒險,更不可能讓你拿公司的未來做賭注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