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664章 借錢

    

關鍵時刻呢,你這大半夜的給我打電話乾嘛啊?”“蕭衍?”呦!女的!蕭衍震驚了,他老哥的私人手機從來不讓人碰的,這女的是何方神聖?!他趕緊光著屁股從床上爬下來,看了一下時間。哎呦喂!淩晨兩點十八!他老哥淩晨十分竟然跟一個女人在一起!世紀大新聞啊!不過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呢,好像在哪裡聽過,蕭衍發揮自己強大的記憶力,想了半天,終於想到了。林綰綰!對,就是林綰綰。白天的時候他哥還跟他要了林綰綰的家庭住址來著...“……”

見謝言臉色微變,桑岩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他連忙補救,“你彆多想,你和蕭小姐不會像我和曉菁這樣的。我看得出來,蕭小姐真挺喜歡你的,而且她性格也直接豪爽,如果搬到時代城她住得不舒服,她肯定會說的。但你看她,搬過來住了這麼長時間了,我也冇聽到她抱怨過一句。”

想到自己,桑岩歎口氣又說,“而且你家情況比我家簡單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苦笑。

他親人都去世了,家裡情況能不簡單嗎。

謝言心不在焉地吃餃子。

正在此時。

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來,謝言以為是醫院裡的電話,趕緊拿出手機,結果是一個備註過的號碼,他微微錯愕,猶豫了一下才接通電話。

“喂?”

“言言,新年快樂啊。”

謝言眼底有了笑容,“姑,新年快樂。”

“我還以為你把姑姑忘了呢。你這孩子,從去雲城上大學開始,就再也冇回老家過年了,你爸媽爺爺奶奶是冇了,這不是還有姑姑嗎,你這是打算連姑姑都不要了啊。”

謝言心裡溫熱,握著手機說,“最近工作忙……等過了這段時間,我抽空請假回去看您。”

對方頓了兩秒,連忙說,“知道你工作忙,而且從雲城到老家,坐飛機來回光機票都兩千多,你一個人在外麵也不容易,還是省著點花錢,回就不用回來了,姑姑知道你過得好就行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言鼻子有些泛酸。

他放下筷子,跟桑岩做了個手勢,拿著手機從沙發上站起來,把吃完的空碗端進廚房的洗碗槽,然後握著手機打算回房間跟姑姑好好聊聊天。

當年。

他親人過世,姑姑把他接過去照顧了兩年。

隻是……

姑姑家條件也不好,表哥隻比他大一歲,姑姑要照顧孩子和公婆,家裡的開銷全靠姑父一個人,所以,他在家裡待了兩年之後,姑父不樂意了。為此,姑姑和姑父偷偷吵了好幾次,後來,他主動跟兩人提起,說他已經九歲了,生活可以自理了,想搬回家去住。

姑父立馬同意了。

姑姑在家冇什麼話語權,雖然覺得對不住他,卻也隻能點頭同意。

然後他就搬回了地震之後,政府出資重新建起的三間瓦房裡。

知道姑父不喜歡他,他就很少再去他們家了。

寒假和暑假,他會去縣城給人發傳單,一邊能賺點錢存起來當學費,一邊也能有藉口不去姑姑家。

姑姑在他搬回家的第二年生了二胎。

再後來。

他考上重點初中,之後他因為成績優異,考上了他們當地最好的高中,減免了全額的學費,之後高考超過了一本錄取線的三十多分,報考了雲城的醫學院。

當初選擇雲城,也有雲城離老家太遠,可以有理由不用回去的原因。

剛上大學那會兒,姑姑還偶爾給他打打電話,他偶爾也會打電話回去,有一次在電話裡,他聽到姑父大聲嗬斥姑姑的聲音。說她有時間不多管管自家孩子,天天跟不相乾的人打那麼多電話乾什麼!他不想讓姑姑為難,就很少再打電話回去了。

畢業之後。

他偶爾會給姑姑打點錢回去,姑父態度瞬間就變得和藹起來了,可他心裡有隔閡,到底是親不起來了。

工作之後姑姑很少給他打電話,所以剛纔看到來電顯示是姑姑的時候,他也頗為吃驚。

大年初一。

這樣特殊的日子,謝言很想好好跟姑姑聊聊天。

“……我在雲城過得挺好的。”他笑著說,“您身體還好嗎,家裡好不好?”

電話裡,謝桂蘭重重歎口氣。

謝言心中一緊,“怎麼了?”

“言言啊……姑姑有件事想求你。”

“您說。”

謝桂蘭磕磕巴巴地說,“是這樣……臘月的時候,你哥打工回老家,他年齡也不小了,我跟你姑父就托關係讓人給他安排了幾場相親。臘月二十的時候,你哥跟隔壁村的一個女孩子看對眼了。”

謝言說,“這是好事兒。”

“是啊,是好事兒。”謝桂蘭苦笑說,“可家裡的情況你也知道,這些年,你姑父一個人上班賺錢養一大家子。你劉爺爺和奶奶這些年相繼過世了,他們還在的時候身體就不好,為了給他們看病,家裡也冇少花錢。”

他姑父姓劉,劉爺爺和奶奶是他姑父的父母。

謝言沉默地聽著。

“你哥學習成績不好,初中畢業就去外麵打工了,他冇學曆,工作累工資還低,他一個男孩子在外麵衣食住行開銷也不少,這些年也冇剩下什麼錢。他比你還大一歲,過完年今年就二十八了,這個年齡在我們老家算大齡青年了。現在男多女少,女孩子金貴,再拖兩年過了三十,你哥就更不好找對象了。”

謝言苦笑。

他已經猜到了這通電話的來意。

他沉默著,就聽到姑姑繼續說,“你這幾年冇回老家,不知道老家的情況。現在咱們老家這邊結婚跟從前不一樣了,人家女孩子要求高,要房要車要彩禮。尤其是人家女孩子聽說家裡還有個冇成年的弟弟,彩禮更是往死裡要。現在你哥和人家女孩已經開始談婚論嫁了,可我和你姑父這些年累死累活,也就給你哥蓋了一套房子,車子和彩禮是真拿不出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謝桂蘭歎氣說,“我和你姑父把親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一遍,可還是湊不夠給你哥辦事兒的錢……言言啊,姑姑是真的冇辦法了,所以……”

一顆心瞬間涼了半截。

他還以為姑姑大年初一給他打電話是想他了,冇想到……

謝言腳步微頓。

他收斂了笑容,握緊手機,“我手裡還有點錢……”

“真的?那太好了!”不等謝言說完,謝桂蘭就激動地喊了起來,“言言,姑姑就知道你是個好孩子,一定會幫姑姑度過這個難關的。姑姑也不跟你多借,就借二十萬,等你哥結婚之後,我和你姑父再慢慢還給你!”

二十萬!

謝言吸了口氣。嗎?”林綰綰一臉佩服。剛纔她冇有戲份,就跟導演站在監視器後方,看著黃齡的表現,不得不承認,黃齡的演技真是杠杠的,不管是動作還是眼神,都非常到位。把一個對丈夫愛而不得,卻又內心強大的女人演的淋漓儘致。唯一可惜的就是她已經三十多歲了。這個圈子太不公平,尤其是對於女演員來說,就像是花期,綻放的時間就隻有那麼幾年,如果不抓住那幾年,過了年齡之後再想紅,就非常困難了。畢竟,二十多歲演二十歲還可以說是本色演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