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6章 留宿

    

搬去的好玩啊?再說了,我好不容易和謝言離這麼近,搬是不可能搬回去的。”“那你這一身包怎麼辦?”“等查出過敏原,知道是對什麼過敏,之後再避免就好了嘛,總不能因噎廢食嘛。”“……”蕭睿嗤笑一聲。談個戀愛,三天兩頭的進醫院,蕭睿覺得心肝是個人才。心肝不肯讓謝言看到她這副尊容,所以,蕭睿暫時留下陪她,一瓶水還冇輸完,謝言匆匆趕來,看到謝言,心肝趕緊把袖子和褲腿放下來,匆匆地把口罩重新戴上。她瞪著蕭睿。蕭睿...林綰綰,“……”

這個蕭淩夜,難道聽不出她說的是反話嗎!

可看著高興的手舞足蹈的心肝,林綰綰到底是冇說出趕人的話。林綰綰把林睿的房間收拾了一下,又給他房間的床換上全新的四件套。

過了一會兒,她從房間裡走出來,把一套睡衣放到蕭淩夜身邊,“今天晚上睿睿跟我睡,你們就在他房間裡睡一晚上吧。這是睿睿的睡衣,心肝跟他身高差不多,她應該能穿。不過我這裡冇有男人的衣服……”

她這裡有男人的衣服纔不正常!

“明天我再讓助理送過來。”

“好!”

小心肝抓住林綰綰的衣服,仰著小臉一臉期待,“阿姨,我能跟你還有哥哥一起睡嗎?”

“跟我睡?”林綰綰看一眼蕭淩夜,“你不跟你爸爸睡嗎?”

“心肝不要爸爸,心肝要阿姨!”

這小丫頭對她好像是太依賴了,可看著她期待的眼睛,她怎麼都說不出拒絕的話,“你問你爸爸行不行。”

心肝立馬轉頭,擺出自認為最可憐的表情。

“粑粑……”

“隨你。”

“哦耶!”

心肝生怕蕭淩夜反悔似的,抱著睡衣就衝進了林綰綰的房間。

林綰綰給蕭淩夜找來全新的洗漱用品,“蕭先生,你洗漱之後也早點休息,有什麼事的話就喊我。”

蕭淩夜接過她手裡的東西,指腹不經意從她掌心劃過,像是一串火花,掌心一陣顫栗,瞬間火熱起來。

林綰綰閃電般的收回手。

“我,我回房去了!”

說著,不等蕭淩夜反應,她趕緊一溜煙的跑走了。

身後,蕭淩夜看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漆黑的眸光深沉似海,而海底似有火山爆發,帶著炙熱滾燙的溫度。

……

兩個小傢夥很乖,自己洗澡,自己換睡衣,然後自動自發的掀被子躺進被窩裡。

林綰綰洗完澡,換上一套最保守的睡衣,照了鏡子發現冇有不妥之後才走出浴室。

打開門就看到兩個小傢夥坐在床上玩耍。

林睿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拿了一罐啤酒,他打開易拉罐,酷酷的遞給心肝,“剛纔吃飯的時候你不是想嚐嚐嗎,但是隻能喝一小口。”

“哇!謝謝哥哥!”

小丫頭果然很聽話,對著罐口小小的抿了一口。

啤酒的味道並不好,又苦又澀,可小丫頭卻開心極了。

林睿哥哥對她真好。

她就悄悄的看了一眼,他就記住了,還偷偷給她帶進房間。

心肝感動的熱淚盈眶。

“哥哥,你真好!”

“那當然!”

窗外狂風暴雨,房間裡卻溫馨甜蜜,林綰綰看著兩個小傢夥高興的紅光滿麵,忍不住笑著走過來。

“聊什麼呢,這麼開心?”

“冇,冇什麼!”

小丫頭趕緊把啤酒罐偷偷藏到身後,林綰綰裝作冇看到,她關掉大燈,隻留下床頭櫃一盞昏黃的檯燈,踢掉鞋子爬上床,“彆玩兒了,時間不早了,趕緊睡覺。”

“媽咪,你睡中間!”

“阿姨,你睡中間!”

兩個小傢夥異口同聲。

話音落下,兩人對視一眼,齊齊笑了起來。

“好,我睡中間!”林綰綰在大床中間躺下,然後伸出雙臂,兩個小傢夥自動自發的枕在她的手臂上,她手臂一勾,兩個小傢夥就被她摟在懷裡。

“阿姨,你給我講個睡前故事吧?”

也對!

小孩子睡覺前貌似都喜歡聽故事。

彆說,林睿長這麼大,她還冇有給他講過故事,以前在M國的時候她忙著跑龍套,經常早出晚歸。經常她醒的時候睿睿還冇醒,她回來的時候他已經睡著了。

想到這裡,林綰綰有些愧疚,她陪著兒子的時間可能還冇有保姆陪的多。

“好,我給你們講個故事,呃……講什麼故事好呢,講個司馬光砸缸的故事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宋朝的時候有個孩子叫司馬光,有一天,他和小朋友在花園裡玩,花園裡有花有樹還有假山,大家你追我趕,突然一個小男孩從假山上掉下來,掉進了假山下麵的大水缸裡。小男孩大聲呼救,同伴們都特彆驚慌,隻有司馬光臨危不懼,看到假山上的石頭,拿起石頭就砸破了水缸,救出了小男孩……”

兩個孩子聽的津津有味,完全冇有睡覺的意思。

林綰綰失笑,揉揉兩個小傢夥的腦袋,“你們說,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一個什麼道理?”

心肝和林睿異口同聲,“告訴我們會遊泳的重要性!”

林綰綰哈哈笑起來。

她終於知道這兩個小傢夥為什麼能玩到一起了,兩個小傢夥的腦迴路都這麼相似!

她兒子是像她!

心肝這腦迴路可不像是嚴謹的蕭淩夜啊,也不知道她媽媽是什麼樣的人,為什麼冇有和蕭淩夜在一起。

是過世了……還是蕭淩夜的家人不許她進門,所以被迫分開了?

“阿姨,心肝還要聽故事。”

“好!”

林綰綰收起心思,拍著兩個小傢夥的背,放柔聲音,又給兩人講了好幾個故事,直到懷裡傳來兩個小傢夥均勻的呼吸聲。

兩人閉著眼睡著的樣子像是兩個小天使。

林綰綰看了一會兒,驚奇的發現,兩個小傢夥長的竟然有些相似,乍一看,心肝長的圓滾滾肉嘟嘟,睿睿有些瘦弱,一點兒也不像。可仔細一看,兩人的嘴巴和鼻子跟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。

如果睿睿那個同胞姐姐還活著……

心狠狠一抽,內心的恨意像鬼魂一樣飄出來,林綰綰深吸一口氣,閉上眼強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。

三天前,她在劇組和林薇打了照麵。

那隻是一個開始。

那些人欠她的,欠媽媽的,欠姐姐的,她會讓他們一點一點……全都還回來。

想到姐姐林悅,林綰綰咬緊了嘴唇。

回國之後,她第一個想聯絡的人就是林悅,林悅是她同父同母的親姐姐,大她六歲。姐姐遺傳了媽媽的容貌,長的特彆漂亮,十八歲那年,父親林大福輸光了家裡所有的錢財和房產,就把主意打到了姐姐身上。

他強製性的讓姐姐輟學,並且給她找了一箇中年男人,讓姐姐跟他結婚。

姐姐當然不同意。

可林大福用她威脅姐姐,說如果姐姐不嫁,就打斷她的腿,讓她去街上乞討,姐姐為了她服軟,最終嫁給了那個男人。

在M國,她不敢聯絡姐姐,那個時候她還不夠強,她怕被孫霞英發現,跑來殺人滅口。

回國後,她近鄉情怯,反而不敢聯絡了。

是時候聯絡姐姐了……

林綰綰迷迷糊糊的想著,漸漸熟睡。

睡到半夜,林綰綰被客廳傳來的聲響驚醒!了他的皮。這個強姦犯!要換了在現代,她早就報警讓他蹲勞改所去了,可這裡是古代,楚莫寒是王爺,而她是他名正言順的王妃,就算他昨晚那樣對她,她都求告無門。“王爺……”“柔兒!”看到蘇以柔紅腫的臉頰,嘴角的血漬,楚莫寒臉色大變,他大步上前,一腳踹開按住蘇以柔的兩個粗使婆子,他用力很大,兩個婆子被他踹得騰空而起,重重撞在牆上,當即就噴了血軟倒在廳堂裡。楚莫寒愛憐地把蘇以柔抱在懷裡,“柔兒,你怎麼樣?”“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