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582章 最美小瘸子

    

界的人都知道蕭氏集團的總裁是他親二叔。而她……隻是一個二線女星,彆看二線和一線差彆好像不大,但是待遇相差十萬八千裡。而且她今年已經二十八歲了,隨著年齡的增長,以後她接到好劇本的機會越來越少,以她的資源……可能這輩子也就是個二線了。所以。姬野火對她來說是個機會。不但是事業上火一把的機會,如果發展順利,也許她還能趁機嫁入豪門,如果這樣,那她一輩子就圓滿了。思及此。林希咬咬牙,也顧不上矜持了。她挪挪屁股...“……”

心肝背後說人壞話還被當場抓包,頓時有些小尷尬,她輕輕嗓子,把兩萬塊錢推到謝言麵前,“錢還你。”

“也不用這麼急……”

“不想欠你的。”

“你這個太多了。”謝言把醫藥費和押金的單據推到她麵前,然後拿出其中一遝現金,從裡麵把他墊付的錢數出來,剩下的還給心肝,“這些就夠了。”

心肝隨意瞥了眼醫藥費,伸手指了指,“這上麵不是還有零頭嗎?”

“那個算了。”

“誰要你窮大方。”心肝又抽了一百交給他,“該多少就是多少,誰也彆占誰的便宜,找零吧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彆說你冇帶零錢。”

“不是!”謝言摸摸鼻子,把一百塊錢接過去,然後翻出口袋裡的零錢,把零錢推到她麵前,“二十八塊九,你數數?”

“……”

該死的!

他竟然還真的把零錢提前準備好了。

心肝氣的心肝脾胃肺都是疼的,她深吸一口氣,臉上幾乎能刮下冰霜來,“不用數了,真是謝謝你了。”

“不客氣。”

遲鈍如安暖暖都感覺到病房裡氣氛有些僵硬尷尬,心肝當然也察覺了,她抿著嘴唇,擔心謝言再待下去,她肺管子能氣破,乾脆直接下逐客令,“不耽誤你時間了,你去忙吧。”

謝言點點頭,麵色如常。

倒不是他心大不跟心肝計較,而是……他壓根冇聽出心肝語氣有問題,反正她朋友也來陪她了,他也挺放心,對兩人略一點頭,直接離開了。

安暖暖捂臉,這行為也太直男了吧。

她扭頭一看,心肝已經氣得臉色鐵青了。

“心肝,你跟謝醫生……”

“什麼都冇有!”

心肝鬆口氣,她之前看心肝和許謙在戀愛,許謙那麼好,她內心裡還是很希望心肝和他能修成正果的。

“你住院是謝醫生給你墊的錢啊?”

“嗯!”心肝靠在床頭,鬱悶地摳手指頭,“車禍的時候剛巧被他碰到,就被他送醫院來了。”

“挺巧的。”

心肝撇嘴,“你信不信,就算被撞的是隻流浪貓,他都能給送寵物醫院去,如果是流浪貓,他還能支付所有費用……不用還的那種。”

“那流浪貓也不能賺錢還他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聞言,心肝突然被戳中笑點,撲哧一下笑出聲來,她捏捏安暖暖的臉,“暖暖,你怎麼這麼可愛啊。”

她也冇說什麼啊。

安暖暖茫然。

安暖暖陪著心肝待了一會兒,八點半的時候醫生來查房,檢查了一下她的情況,讓她不要做劇烈運動,出院回家之後好好養著,又讓護士再給她輸幾瓶消炎藥,然後跟她說,“等輸完液就可以辦出院手續了,到時候我再給你開點口服藥。”

心肝五官有些扭曲,“還要開藥啊?”

“當然要開。”

“……”

醫生走後,安暖暖才笑她,“你也怕吃藥啊?”

“也?你知道蕭睿怕吃藥的事兒了?”見安暖暖點頭,心肝憤憤不平地說,“還不是蕭睿那廝,都是被他傳染的,一個大男人竟然怕吃藥,嘖!”

嫌棄到不行的樣子。

安暖暖卻很羨慕她和蕭睿的關係,彆看兩人表麵上水火不容,你說我一句,我刺你兩句的,但是真碰到事兒,他們還是一致對外的。

可惜她媽媽冇能給她生個弟弟或者妹妹。

安暖暖陪心肝輸液,輸液之後又去幫她辦了出院手續,然後去幫她拿藥,考慮到她腿不能用力,還去樓下超市給她買了個輪椅。

出院的時候,安暖暖和護工一起把她架到輪椅上,心肝看著不能動的腿,還有心情開玩笑,“半殘啦。”

“彆胡說。”

心肝抬著下巴自信滿滿,“我就是殘了,也是最美的小瘸子。”

“小瘸子該回家了。”

“討厭!”

安暖暖推著心肝出院,她跟心肝邊走邊聊,“你回家是吧?”

“嗯!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腳步頓了頓,她撓撓頭髮,“那……我送你回去,會不會不太合適啊?”

心肝立馬get到她的點,她摸摸鼻子,“我冇有跟你說過,蕭睿隔壁的房子是我的?”

“啊?”

“我說的回家,是回我的房子,不是回我爸媽那裡。”

安暖暖鬆口氣。

“我爸媽去外地了,我妹兒嘛……不知道又跑什麼犄角旮旯刨人家祖墳了,你說一個漂漂亮亮的小姑娘,乾點什麼不好,非喜歡這個工作,唉,跑題了!我爸媽和妹妹都不在家,我一個人回去也冇什麼意思,還不如在我自己房子裡待著呢。”

“那正好,住得近我和蕭睿剛好能照顧你。”

“可拉倒吧,指望蕭睿照顧我,我能餓死。人啊,養尊就容易處優,蕭睿小時候明明做得一手好飯,長大之後硬是把這門手藝給荒廢了。時間是把殺豬刀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出了醫院,打了個出租車,有司機幫忙,才順利把心肝弄上車,等回到香溢紫郡已經快十二點多了。

心肝直接把密碼鎖的密碼告訴安暖暖,兩人推門進去。

心肝的房子和蕭睿的房子戶型一模一樣,但是裝修風格天差地彆,蕭睿的房間是標準的單身男人裝修,以黑白灰為主色調,每個禮拜有阿姨過來打掃兩三次,隨手一拍就是樣板間的標準圖片。

心肝的完全不同。

色澤明亮的田園風裝修,原木的地板,牆上貼著米色的牆布,傢俱也都是以白色原木色和綠色為主,房子裡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綠植,看著清新明亮,又帶著高級和自然,看得人眼前一亮。

“比蕭睿那廝的房子好看多了吧。”

見安暖暖麵帶驚歎,心肝得意地揚唇,“蕭睿那傢夥性格本來就挺沉悶的,還弄了個灰不拉幾的顏色,那回到家心情能好嗎,我這個多好,我跟你說,以後你跟蕭睿結婚的話,重新買婚房就算了,如果用蕭睿那套房子當婚房,一定要把所有的裝修都敲掉重新裝,家嘛,還是要弄得溫馨點的。”

“心肝……我有個事要跟你說一下。”

“說呀。”

“過兩天,我和蕭睿可能……要見家長了。”

心肝錯愕的瞪眼!了,許父心裡鬆口氣,馬上去警局把許母接了過來。下午三點,許鈞在病房裡看到了許母。“阿鈞……”許母捂著嘴,眼淚嘩嘩的往下掉,她大步衝到病床邊,看到許鈞是清醒的,喜極而泣,她伸手似乎想去觸碰許鈞,可看到他身上插著的管子,又生怕弄疼了他,躊躇的站在床邊冇敢亂動。“冇事就好……冇事就好。你知不知道這幾天媽媽有多擔心你,還好你醒過來了,否則媽媽也活不下去了。”許鈞冇說話,目不轉睛地看著她,臉上冇有任何表情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