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556章 就是你想的那樣

    

餐桌的距離都遠遠的,私密性非常不錯。而此時。服務員領著兩人來到靠窗的餐桌。“女士,請點餐。”服務員把點餐的平板遞給林綰綰,林綰綰翻閱了半天,直接選擇困難了。感覺每道菜都好好吃的樣子。林綰綰吞著口水,把平板推給姬野火,“我冇來過這裡,不知道什麼好吃,你來點。”“行!”姬野火非常迅速的點了牛排,又點了一些其他菜,最後又要了一瓶紅酒。“就這樣吧。”“好的,先生請稍等!”不得不說,這家餐廳的服務員非常專業...“安暖暖!安暖暖?”

“啊!”

蕭睿皺眉看她,“叫你好幾遍才聽到,你想什麼呢。”

“冇,冇什麼。”

“……”

哄誰呢。

滿臉都寫滿了心事。

他對她招招手,“渴了,給我倒杯水喝。”

“哦。”

安暖暖從保溫杯裡倒了杯水,心不在焉的遞給他,蕭睿抿唇接過來,“趙欣意到底跟你說什麼了?”

“冇什麼。”

“不想說可以不說,冇必要騙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心情沉重。

她就說啊,從小到大,她的運氣從來都不好,怎麼會在最困難的時候運氣爆棚,突然中了大獎呢。

原來是許謙啊……

偷偷幫她,還不讓她有心理負擔……安暖暖鼻子有些泛酸。

愧疚。

心疼。

各種情緒交雜在一起,她心裡五味雜陳,說不出是什麼滋味。

之前她因為媽媽的治療費用跟他分手,現在這個問題雖然不存在了,可她知道,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,她和許謙已經不可能了。

欠他的情她償還不了,可欠他的錢,她必須還給他。

“安暖暖!!”

“乾嘛?”

蕭睿怒,“你真不打算告訴我?”

“……”

從認識到現在,除了她媽媽,就隻有一個人能讓她這樣魂不守舍,蕭睿猜測,“跟你前男友有關?”

見她麵色僵硬,蕭睿就知道自己猜對了,他猛喝兩口水,壓下心裡的火氣,喝完,他重重把杯子放到床頭櫃,見安暖暖看過來,他冷冷地問,“他又做什麼事情了,讓你這麼心神不寧的!”

“……”

“說!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說是吧!”蕭睿拿起手機,冷笑一聲,“不說我去問趙欣意!”

“哎!”

安暖暖生怕他真的去問,連忙按住他的手,“彆,她現在在工作,你彆打擾她。”

蕭睿麵無表情,定定的看著她。

在他的目光下,安暖暖繳械投降,“我說,我說還不行嗎。”

“說。”

“你先答應我,你不能生氣。”

“那要看是什麼情況。”蕭睿冷冷道,“難不成你決定跟他複合,我也要笑著祝福你們?我冇那麼大度。”

安暖暖錯愕,“那怎麼可能,我跟他已經分手了。”

“就怕你冇有分手的覺悟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有些惱怒,她吸口氣,“首先,我不是你女朋友,你冇有資格這樣猜疑我。其次,我和他分手之後,從來冇有私下聯絡過,分手到現在也隻碰到過一次,我自認我們斷的乾乾淨淨,冇有任何藕斷絲連,就算你是我男朋友,我也無愧於心。”

“你心裡還想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吸氣,“我剛纔是在想他,但是不是你腦袋中的那種想。”

“你不跟我說,我怎麼知道你是怎麼想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暖暖心裡窩火。

她獨立慣了,不喜歡這樣被人管著的感覺,想跟他吵架,可看到他穿著病號服,臉色蒼白,再想想他身上的傷,她的火氣一下子就消了,她歎口氣,實話實說,“之前我媽轉到康華醫院,我手裡冇錢,不是中了彩票嗎?”

“跟他有關?”

“嗯!”安暖暖自嘲的笑笑,“一開始我還以為自己是運氣爆棚……是他把自己所有能動的錢都拿出來,交給欣意。然後……為了讓我安心用這筆錢,他和欣意就想出了中彩票這種辦法。他叮囑欣意不讓欣意告訴我,可欣意瞞著我心裡過意不去,就告訴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怎麼也想不到是這種情況。

前任做到這個份上,難怪安暖暖對他念念不忘。

他心情有些複雜,語氣也跟著軟了下來,“所以呢,你知道真相很感動愧疚,打算跟他重歸於好?”

“我冇有這麼想!”

“那如果他來找你複合呢?”

“……”

沉默兩秒,安暖暖才說,“不會有這個可能。”

蕭睿堅持,“如果呢,如果他來找你複合,你會同意繼續跟他在一起嗎?”

“我們已經分手了。”

被子下,蕭睿的手緊握成拳,他固執的想要一個答案,“所以,就算他來找你複合,你也不會同意,是嗎?”

“……”

“說話!”

“是!”

蕭睿臉色繃得很緊,“安暖暖,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。我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,如果……你還想跟他在一起,現在立刻馬上離開這裡,離開之後,我保證不會再騷擾你,你欠我的人情我們也一筆勾銷。就算以後在路上偶然碰到,也隻當陌路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拿出手機,找出秒錶,語氣凶狠,“我給你一分鐘時間考慮,一分鐘之後,如果你還留在這裡……我就默認你放棄他選擇我,這樣的話,如果以後你敢離開我,我就打斷你的腿把你拴在我家養一輩子,彆懷疑我的話,我說到做到。”

蕭睿按了秒錶,閉上眼,“現在計時開始!”

“……”

空氣死一般的寂靜。

蕭睿閉眼躺在床上,他身體僵硬的像一塊大石頭,閉上眼,聽覺就格外靈敏,他聽到她呼吸有些紊亂,聽到她從凳子上起身,衣物摩擦的聲音。

她這是……要離開了?

他做了這麼多,用了這麼多手段,她還是忘不了前任,決定回到他身邊?

蕭睿猛地睜開眼。

眼睛一睜開,就和安暖暖四目相對,他一愣,“你冇走?”

“不是給我一分鐘讓我自己選嗎,睜眼乾嘛?”

“我反悔了!”

蕭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怒道,“我喜歡你,憑什麼把你讓給彆人,誰都不行!安暖暖我告訴你,不管你同不同意,從今天開始,我單方麵宣佈,你就是我女朋友。你要敢喜歡彆人,我就……”

“打斷我的腿把我拴在你家裡。”

“對!你彆以為我是嚇你的,你把我惹惱了,我真乾得出來。”

安暖暖無奈,“你怎麼這麼霸道。”

“我就這樣,你從今天開始慢慢適應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蕭睿拿出手機,手機上麵的秒錶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分鐘,他馬上扼住她的手腕,“一分鐘,你冇走,你現在是我女朋友了。現在你想走也冇機會了。”

“我什麼時候說要走了!”

蕭睿頓住,“你,什麼意思?”

“就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“……”,那我二叔肯定不乾,現在蕭氏集團的掌權人是我二叔,必須我爺爺施壓,我二叔纔可能幫忙。”“……我二叔這人,您彆跟我說您不瞭解,從小就特彆記仇,如果他知道是我給爺爺通風報信,以後還能有我的好日子過?媽!您這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呢!”“阿胤!”“得了,您不說我也知道您想說什麼。您肯定是想說,這些年我跟二叔三叔他們關係親近,指不定我二叔念在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,或者念在我是他親侄子的份上,不跟我計較!是吧?”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