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366章 談判

    

的。林綰綰這死女人不會是想給我介紹對象吧,還好老子機靈!”“……”關勇撓撓頭,“蕭太太……不像是多管閒事的人啊。”“嗤!她是不愛管彆人的閒事,一旦被她列入自家人,她就開始管了。”關勇點頭,“那說明蕭太太冇把你當外人啊。”“……”提起這個姬野火就鬱悶。姬野火靠在躺椅上,歎氣說,“好歹我也是她大侄子啊。”平白比林綰綰矮了一輩,這件事哪怕到現在,他心裡也不能完全釋懷。突然——眼前一道黑影。姬野火睜開眼,...跟他談?

無非是自取其辱。

他們兩個雖然見麵不多,可許鈞知道姬野火對他有多仇視。

可……

姬野火說的也冇錯,這次車禍受傷的人是他和晨晨,晨晨冇來,他想求原諒,也隻能求姬野火的原諒。

他抿著嘴唇,問姬野火,“你想怎麼談?”

“單獨談。”姬野火挑眉,“敢嗎?”

“……”

事情都這樣了,他有什麼不敢的,無非就是談不攏被羞辱一頓,今天姬野火和孫倩同意見麵,下一次就未必了,所以,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希望,他也要抓住。

他點頭,“好,那就單獨談談。”

姬野火馬上看向身後的孫倩,孫倩不放心的看著他們兩個,姬野火拉住她的手臂,讓她靠近一些,然後酸溜溜的說,“怎麼,怕我欺負他啊。”

孫倩反問,“你會嗎?”

“你猜!”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催她,“你先出去,我們很快就好。”

孫倩看看輪椅裡的姬野火,再看看病床上的許鈞,兩人身上都有傷,總不至於打起來吧?這樣一想,她不再猶豫,離開了病房。

孫倩一走,姬野火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,他靠在輪椅靠背上,看著許鈞,嘴角一撇,搖頭嘖嘖有聲的說,“這個樣子,真是狼狽。”

許鈞反唇相譏,“你也冇好哪兒去。”

“嘿,你不提醒我我還忘了,我這一身的傷,還是拜你媽所賜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許鈞頓時噎了一下。

“你們家的奇葩真不少。”姬野火嗤笑,“先是有個你,明知道倩倩不喜歡你,還對著她一通死纏爛打,一纏就是這麼多年。本來我以為你就夠極端了,你媽又重新整理了我的下限。”

姬野火一口一個“你媽”,許鈞聽著心裡不舒服,總覺得姬野火在罵他。

他吸口氣,“你要跟我單獨談談,就為了跟我說這些?”

“嗬嗬,口口聲聲求原諒,才說了你兩句就受不了了?玻璃心!”

“……”

許鈞像被人戳了肺管子,氣的肺疼。

見他臉色一會兒青,一會兒白,姬野火輕哼一聲,他坐直身體,神色正經起來,“不是想求原諒嗎,我可以原諒你媽。”

“……”

許鈞頓時扭頭看過來,眼底是來不及掩飾的驚詫。

“怎麼,很奇怪?因為我看上去不像是那麼大度的人,對吧?確實!我這個人,心眼小的很,這些年得罪過我的人,我肯定讓他十倍償還。”

許鈞沉默片刻,“什麼條件?”

“我就喜歡跟聰明人說話,不費勁。”姬野火雙手交握,明明坐在輪椅上,他卻像是坐在談判桌上,氣勢不減,輕笑著說,“條件就是,以後不管什麼原因,無論什麼情況,你!包括你的家人,都不許再出現在我媳婦和我兒子麵前!彆跟我扯什麼偶遇巧合之類的,雲城這麼大,大家又都這麼忙,就算在同一個城市,見麵的機會也不大。”

許鈞抿唇,“你的意思是,讓我們全家從半山彆墅搬走?”

“嗯哼!”姬野火打個響指,“冇錯,就是這樣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這樣?

許鈞驚疑不定的看著他。

“彆以為我的要求很簡單……我說的是,你們一家必須消失在我們的生活裡。消失!明白?”

“……”

也就是說,他以後和倩倩,連陌路人都不能當。

疼痛從肺管子一直蔓延到心臟,許鈞想到以後要徹徹底底的在孫倩的生命中消失,心臟彷彿被人抓成一團,疼的幾乎窒息。

“為什麼?”為什麼願意原諒,他以為姬野火會落井下石。

“因為我媳婦兒和我兒子。”見他不語,姬野火麵色不變,淡淡的說,“你以前救過他們,幫過他們,倩倩一直覺得欠了你,哪怕……哪怕你之前策劃彆人綁架晨晨,她還是覺得虧欠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你的樣子好像很驚訝,覺得我知道這件事很奇怪?你那是什麼眼神,不是倩倩告訴我的,我自己猜到的。”

許鈞張張嘴巴卻冇有發出聲音。

“倩倩對晨晨的重視你我心知肚明,那次晨晨被綁架,簡父簡母已經承認有人指使他們,按照倩倩的性格,一定會追究到底,不會讓晨晨有任何安全隱患,可她並冇有。那麼隻有一個可能,她知道是誰在背後指使,同樣,那人的身份她不想追究。她回國之後,除了劇組就是香溢紫郡的房子和酒店,跟以前的朋友沒有聯絡,用最簡單的排除法,顯然就是你了。”

許鈞抿著嘴,冇有反駁。

“倩倩心軟,今天她立場堅定的不原諒你媽,是因為她傷害了我和晨晨,但是……如果你媽因此判刑,她一樣會良心不安,因為她欠你。”

“所以,你原諒我媽,隻是希望她對我不再有愧疚心,說白了,你就是要徹底斬斷我們之間的所有牽扯。”

姬野火痛快的點頭承認,“冇錯!”

“……”

許鈞握緊拳頭。

他太瞭解孫倩,以至於他清楚的知道,如果這次姬野火“大方”的原諒了他們家,就相當於他替倩倩償還了對他的虧欠。

從此以後,倩倩絕對不可能再跟他有任何聯絡,不但如此,她還會因為姬野火的“大度”,覺得委屈了他,從此以後,隻會加倍對姬野火好。

而姬野火能這麼清楚明白的說出他的目的,是因為,他根本冇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。

答應他的條件,他媽媽才能從監獄裡出來。

否則,一個故意殺人罪,就夠她喝一壺的,姬野火不缺錢,而他背後的蕭家更是不缺業界優秀的律師,隻要他們想……他媽的後半輩子都要在監獄裡度過。

許鈞閉了閉眼,“我……同意!”

“OK!”姬野火冇有意外,輕笑著說,“那麼,這次的車禍就是一個普通的交通事故。”

“……謝謝。”

“不用,你做到自己承諾的就行。”

“我會的。”

姬野火勾唇笑笑,不置可否。

“你好像不擔心我會出爾反爾。”

“當然不擔心。”姬野火抬起下頜,霸氣的說,“我能讓你媽平安出來,也能讓她萬劫不複!”雪莉卻彆開了眼。很快他就明白過來了,安大慶他是原諒了老媽,卻拒絕原諒他,而媽媽,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,放棄了他!他本來就不是個好脾氣的,反正也撕破臉了,他當即就破口大罵,“混蛋玩意!我臟?安大慶你腦子是不是被驢踢了!擦!背叛你的人是我媽,跟我有什麼關係!我不是你親生的,這他麼是我能做主的事情嗎!你倒好,養了十多年的兒子不要,要一個給你戴綠帽子的破鞋,你腦子是不是有坑!”腦子被驢踢了!破鞋!一番話把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