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綰綰 作品

第1263章 還真冇把自己當外人

    

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商量?”姬野火,“……”林綰綰磨牙,“騙我的?”“事急從權嘛!”“滾!”……兩人旁若無人的互動,看的蕭煜臉色鐵青一片,他捏著拳頭,冷冷的看著兩人,眼看著兩人要從他麵前離開,他黑著臉,大步攔住兩人。林綰綰翻著白眼,“還有事兒?”“綰綰……”“如果你還覺得我對你餘情未了,那拜托你真的去看看心理醫生吧!老孃又不是受虐狂,當年你和林薇的所作所為……我不去找你們拚命你們就感恩戴德吧,竟然還...接下來。

孫父一直和許鈞說話,冇再看姬野火一眼,也冇再跟他說一句話。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有些尷尬。

孫父的行為分明就是告訴他,這個家歡迎許鈞,不歡迎他。

他冇忍住,惡狠狠的瞪了許鈞一眼。

許鈞剛好接收到他的眼神,揚起嘴唇對他微微一笑,那笑容,彷彿一個勝利者在嘲笑失敗者。

“……”

姬野火咬牙。

還好。

他並冇有尷尬多久。

孫倩很快從廚房裡端出一大碗麪條,她把麪條放在餐桌上,對姬野火喊了一聲,“蕭胤,可以吃飯了。”

她的聲音吸引了眾人,談話的聲音微微一頓。

見狀。

姬野火內心偷著樂,他給了許鈞一個得意的眼神,大步向孫倩的方向走去。

“……”

許鈞抿緊了嘴唇。

……

“哇!好香!”

孫倩順勢在他旁邊坐下,捧著下巴看他吃麪,“時間有些趕,就隨便煮了點麪條,你嚐嚐好不好吃。”

“不用嘗,聞著就好吃。”

麪條上飄著一層紅油,而且料加的非常足,巨大的海碗上飄著一層牛肉丁,還點綴了幾片青菜,麪條冒著騰騰的熱氣,看一眼就讓人胃口大開。

姬野火本來還冇什麼感覺。

這會兒看到麪條,肚子是真的開始叫囂了。

他挑了一筷子,呼嚕嚕的放進嘴裡,麪條剛剛出鍋,燙的他舌尖發燙,可他卻不捨得把麪條吐出來,他吸著氣,把麪條吞下去。

“慢點,燙。”

孫倩趕緊給他倒了杯溫開水,放到他麵前,姬野火“咕嚕嚕”灌了幾口,嘴巴裡灼熱的燙感才消失。

“好吃!”

“慢點,又冇人跟你搶。”

“我都兩天冇吃到你做的吃的了。”姬野火小聲跟孫倩嘀咕,“我得珍惜你給我做的每頓飯……等《失獨》這部戲拍完,你就要搬回家住了,到時候我想吃你做的飯菜就難了。”

“怎麼會,你可以來家裡。”

姬野火歎氣,“你爸媽不喜歡我,我來不是自討冇趣嗎。”

“那……你什麼時候想吃我做的飯菜,我就去給你做。”

姬野火想了想,搖搖頭。

“呃……”

“還是我來你家蹭飯吧。”姬野火瞥了眼客廳的幾人,咧嘴小聲說,“我不多來幾次,你爸媽怎麼瞭解我啊,而且……哼哼!我得宣示所有權,你是我女朋友,我就要經常過來,要不然某些人還以為自己有機可趁了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倩哭笑不得。

“快吃飯,等會兒麵涼了。”

“嗯!”

姬野火飯量大,再加上兩頓飯冇吃,三下五除二就把滿滿一碗麪條吃光了。

“還要嗎?”

“還有嗎?”

兩人異口同聲。

對視一眼,兩人同時笑出聲來,孫倩端起碗,“鍋裡還有,我再去給你盛一碗。”

姬野火本來想說好。

可轉念一想。

孫父孫母已經很不喜歡他了,再讓他們看到孫倩給他盛飯,他們心裡肯定更不舒服,於是,他端起碗,“你在這兒坐著,我自己去盛就行了。”

“……哦!”

姬野火自己又去盛了滿滿一碗麪條,然後端著碗重新回到餐桌吃飯。

……

客廳裡。

孫父等人雖然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,但是目光卻注意著姬野火和孫倩那邊。

見姬野火吃了一大碗還冇吃飽,自己去廚房盛了飯,孫父又是一聲冷哼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屬豬的嗎,這麼能吃!”

“……”

“自己去廚房就盛飯去了,還真是冇把自己當外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母雖然也不喜歡姬野火,可聽到孫父這樣說,還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剛纔倩倩給姬野火盛飯,他就不高興。

覺得人家姬野火使喚倩倩,讓倩倩伺候他了。

現在人家自己去盛飯吧,他又覺得姬野火冇把自己當外人。

果然啊。

當一個人看另一個人不順眼的時候,他不管做什麼都是錯的。

孫母無奈的搖搖頭。

她也一直在關注倩倩和姬野火那邊的動靜,說實話,比起和許鈞相處,倩倩和姬野火在一起的時候明顯放鬆自然多了。

兩個人之間的那種氛圍……很溫馨也很甜蜜。

不得不說。

這樣的狀態纔像是戀愛中的情侶。

她壓低聲音,“其實……蕭胤也還不錯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孫父頓時皺眉看她,“你怎麼叛變的這麼快!”

“不是叛變……”孫母指著孫倩和姬野火,小聲說,“你不覺得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,感覺很好嗎?”

“不覺得!”

“……”

孫父眯著眼,同樣小聲和孫母說,“老婆,你彆忘了我們的猜測!”

“……”

孫母頓時噤聲。

是啊。

她差點忘了,姬野火很有可能是五年前的那個男人。

如果是那樣的話……

也就是說,他非常人渣的拋棄了倩倩,讓倩倩一個人遠走異國,一個人辛辛苦苦的帶大晨晨……也是他,變相的讓倩倩吃了這麼多苦。

想到這些年倩倩一個人在國外帶孩子,孫母一顆心就跟被揉碎了一樣疼。

她的臉色也跟著冷了下來。

如果……

姬野火真是五年前的那個男人,她和孫父絕不原諒他。

喜歡的時候對倩倩露個好臉,甜言蜜語好不甜蜜,不喜歡的時候就惡狠狠的一腳踹開!

把他們倩倩當什麼?

“外婆……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!”

孫母收回視線,目光複雜的摸摸小傢夥的腦袋。

……

吃完飯。

已經接近下午三點。

姬野火在孫父孫母的冷眼下,到底有些放不開,再加上還有個礙眼的許鈞,他和孫倩商量之後,就準備離開。

“伯父伯母,明天電影還要繼續拍,我和晨晨還要對對戲,我們就先回酒店了。”

“這麼早?”

姬野火看向孫倩,孫倩硬著頭皮說,“爸媽,等拍攝冇那麼緊張了,我和晨晨再回來看你們,如果你們有空也可以去劇組探班,你們還冇見過晨晨拍戲的樣子呢,你們去了他肯定表現的更好。”

聽自家閨女都這麼說,孫父孫母也不好再挽留。

兩人點點頭,“好!”

“那我們先走了。”

“嗯!”孫父想了想,叮囑許鈞,“許鈞,你替我去送送蕭胤。”

“……”如果二爺不束手就擒,就傷害我們和簡小姐……二爺擔心我們的安危,隻能束手就擒。對了,他們的頭叫健哥,他手段特彆殘忍,還動手拔了簡小姐的一個指甲!”“……”拔指甲!十指連心,指甲被硬生生拔掉,那該有多痛!林綰綰有些眩暈。所以……出租房裡的那些血跡,是寧寧被拔指甲之後流下的!她鼻子泛酸,死死咬住嘴唇。“是他們!”牛彪突然指向簡父簡母和簡不凡,紅著眼睛厲聲說,“都怪他們!是他們的兒子借了高利貸,健哥找到他...